1. 圖片網
  2. 越獄第1季

越獄第1季(2005)的海報和劇照

越獄第1季于2005年上映。越獄第1季也被叫做Prison Break Season 1, 越獄, 越獄第一季

Michael Scofield是一頭陷於絕境欲拚死一搏的怒獅,他的兄弟Lincoln Burrows幾個月就將被以謀殺罪處以死刑,但Michael堅信他是被冤枉的。為了拯救了自己的手足,Michael搶劫了一家銀行,因此而被與Lincoln關進同一所監獄-- 福克斯河州立監獄。作為一名建築工程師,他對監獄的建設藍圖了如指掌,帶著Lincoln逃出生天也成為Michael入獄的唯一目的。

年長的犯人改造官Bellick教會了Michael很多監獄的生存之道。後來,在獄友Sucre的幫助下,Michael開始與其他幫派廣泛結盟,包括前匪首John Abruzzi,和聲名狼藉的劫機犯Charles Westmoreland。在監獄外,Michael只有一個盟友--他的辯護律師和老友Veronica Donovan,她也是Lincoln的前女友。其間,Lincoln 15歲的兒子LJ,由於沒有了Michael叔叔的正面影響而開始到處瞎混。其他的角色還包括監獄醫生Sara Tancredi,囚犯Warden Pope,他偽裝出與Michael幾乎如同父子一般的關係。

Michael在監獄的日日夜夜,將一步步地發掘出一個使他陷入如此境地的驚天大陰謀……


人物簡介
Michael Scofield
Michael Scofield的教育背景會讓人奇怪為什麼他要犯下那樣的罪行。在Mortan高中完美表現,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芝加哥的Loyola大學,取得了土木學士和土木碩士的學位.Scofield被捕前,他受雇於芝加哥Middleton Maxwell Schaum一家很有名氣的公司,他是一名結構公程師。犯人Michael Scofield,沒有前科,被定罪為持槍搶劫,企圖搶劫國立儲蓄銀行芝加哥市區分行,金額超過50萬美元。審訊時,Scofield沒有辯護,只提出要在靠近他家的芝加哥市的一級監獄里服刑。他告訴錯愕不已的哥哥Lincoln,他相信Lincoln沒有犯謀殺罪,在死刑執行日之前,他要帶著哥哥逃出牢獄。

Lincoln Burrows
Burrows的年輕時的所作所為表明他將最終進入Fox River監獄.前科累累的Lincoln因謀殺副總統的兄弟Terrence Steadman的罪名被捕,雖然他否認與此案有關的所有指控,法庭仍判處他死刑,而且刑期就定在短短的兩個月後。正當他在Fox River監獄的死囚牢中毫無希望地消沉度日時,弟弟Michael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並帶來了一個完美的越獄計劃。最初Lincoln對看似無可能的越獄計劃心存疑惑,但當他得知前妻被殺,兒子LJ生死未卜時,Lincoln不顧一切地要逃出監獄。

Fernando Sucre
在芝加哥出生和長大,在那裡他多次遭遇了在Humboldt公園區域發展起來的所謂的伊利諾斯州正義體系。Sucre的母親認為他註定要出入監獄才能過活,為了拯救他,她把他送到紐約和他的姨媽生活在一起並希望在那有一個全新的開始。在紐約,Sucre的生活有了轉機。他又一份穩定的泊車員的工作,並且找到了他的真愛 Maricruz Delgado.最重要的是,他沒遇到什麼麻煩並保持著乾淨的紀錄.後來Sucre回到了Humboldt 公園拜訪老朋友,但是這次夜出最後被定為惡性搶劫,因為他們拿著兩個沒有退子彈的火槍。自從到了Fox River監獄, Sucre 就是一位模範犯人。他珍惜每一次哪怕是很小的減刑機會,這樣他就可以出去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了。蘇克雷原先對邁克爾的越獄計劃袖手旁觀,但是得知深愛的女友即將嫁給別人後,重獲自由的渴望使他成為邁克爾的得力助手。

John Abruzzi
Abruzzi曾是芝加哥的黑幫頭領,因昔日同夥斐波納契的指證而以多重謀殺罪被判入獄120年.Abruzzi入獄后的勢力仍十分龐大,依靠賄賂和各種手段,他控制了Fox River的監獄工廠。為了換取斐波納契的下落, Abruzzi讓Michael進入監獄工廠,在工作的掩護下進行著越獄的準備工作。

Theodore "T-Bag" Bagwell
因謀殺、****、綁架等多項重罪入獄的「背包」被判終生監禁,他把跟班的意外之死歸咎於Micheal,但越獄企圖被他發現后,Micheal不得已接納「背包」參与越獄。而Jhon等人一直尋找機會除掉及囂張且惹人厭的「背包」。

Charles Westmoreland
是Rox River監獄里最老的犯人之一,這是他在這的第28個年頭。 Westmoreland最初亞利桑納州的道格拉斯被審判和定罪,並在亞利桑納州際監獄度過了他刑期的頭兩年。後來由於財政預算吃緊,亞利桑納需要將部分犯人送到其他州去。結果,1973年,Westmoreland被轉送到Fox River 監獄。Westmoreland 剛到亞利桑那州的時候,就有傳聞說他其實就是1917年的傳奇劫機犯DB Cooper。他喪心病狂的用飛機上的727名乘客做敲詐,得到150萬美元后,他從飛機上跳傘逃逸,降落到Pacific Northwest的叢林中,從此消失。起訴Westmoreland劫機並沒有足夠的證據,只是一種基於線索的猜測,這種猜測跟著他一起來到Fox River.監獄。 作為一個犯人,被其他犯人懷疑是百萬富翁,日子並不好過。其他犯人不斷地騷擾他。他曾經被威脅,被毆打,有一次他被一個想要勒索他的犯人打傷了鼻子。近幾年,身體上的侵犯有所減少,部分得益於他日益增大的年齡。但是30年來 Charles Westmoreland都死不承認,很多犯人寧願相信他不是D.B. Cooper.他被允許飼養一隻灰貓(Marilyn)。他可以在牢房裡飼養,在Fox River監獄禁止養寵物之前Westmoreland就開始養它了,但是這隻貓不能在監獄里到處亂跑。他的女兒Anna Westmoreland.偶爾會來看他。他被定為B等犯人,可以參加監獄的生產活動,並有資格作為監獄的託管人。

「C-Note」 Benjamin Miles Franklin
簡稱「便條」,在找不到工作很沒錢為他的妻子和女兒交房租的情況下,Franklin採取犯罪的方法來得到它們。他在駕駛一輛裝滿偷來物品的卡車時被當地警方逮捕。由於不想放棄他和家人的關係,他被送往看守最為森嚴的監獄。Franklin曾經參過軍,不過這是保密信息,對外不公開。

Dr. Sara Tancerdi
作為監獄里少有的幾名醫生之一,Sara的職責覆蓋了所有事情從身體檢查到到緊急的手術。她的工作很高尚(她已經獲得多個人道主義獎項),也很危險。她每天要面對的是****犯,殺人犯之類的人,而且他們已經好幾年沒碰過女人了。 雖然 Sara對她所處的險境義無反顧,她卻要不斷面對來自於她父親,伊利諾斯州長Frank Tancredi的壓力。他們在政治信仰的觀點極為不同,以致兩人的關係近年來疏遠了很多。

Veronica Donovan
Donovan是Lincoln 高中時的女友,現在則是Lincoln 和Micheal二件案子的律師。她相信Lincoln 是無辜的,在宣判后仍儘力追查事件真相,但是行刑期迫近,證人們相繼被殺,Steadman謀殺案背後的黑手向她伸去。

LJ Burrows
LJ是Lincoln唯一的孩子,幾個月以前,LJ還只是一個來自伊利諾斯州Oak公園的普通少年。他住在舒適的大房子里,那裡還有他的母親Lisa和繼父 Adrian。他做家務,成績優異,他對任何人都不是問題.但是平靜的生活被永久地打破了:父親因殺人被判死刑,敬愛的叔叔也因搶劫被捕入獄,母親和繼父相繼被神秘的謀殺,最後里傑也被迫踏上逃亡的道路。

Agent Paul Keller
原被女副總統委派追殺Veronica和LJ,后良心發現幫助Veronica調查事件真相,被拍檔滅口。

Captain Brad Bellick
是Fox River監獄的獄警警長,他對波普的信念不屑一顧,認為必須嚴酷地懲罰犯人能令他們不敢再犯。從邁克爾入獄起,Bellick就對他懷有相當的敵意。Bellick 隊長在他從高中畢業后的那個秋天就通過了警官考試,從那以後他一直在Fox River監獄。那時,他緩慢而穩定的沿著Correctional Officer這條線向上爬。 三年後,儘管有犯人指出他虐待犯人(無法被證實),Bellick還是被晉陞為隊長,C.O線上的最高位置。今天,他的責任包括:協助押送死刑罪犯到電椅的工作,監督Fox River監獄的生產活動,監視所有普通級犯人一舉一動。Bellick被認為是CO的CO,在他的字典里沒有「好犯人」,監獄就是用來懲罰犯人,而不是用來給他們贖罪的。

Henry Pope
已經掌管Fox River 監獄18年了,他的目標就是改造罪犯----一旦他的犯人被釋放,就不要再回來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建立了一套完備的監獄生產制度來幫助他的犯人得到真正的訓練,活動很多樣,比如粉刷,景觀美化和不同的生產活動。Henry Pope 還建立了獎勵式的教育制度來幫助他的犯人得到更高的學位,有少數人甚至得到學士學位。隨著他臨近退休,他想尋找一位和他有著同樣運作Fox River監獄方式的人作為繼承人。


分集介紹
第1集
邁克爾-斯科菲爾德在完成了最後一幅刺青第二天,持槍搶劫了一家銀行。被捕后他非常合作地承認了罪行,法官因此同意了他的要求,判處邁克爾在芝加哥近郊的福克斯河監獄服刑五年。

邁克爾被安排在A樓40號牢房,室友菲爾南多-蘇克雷自告奮勇向他介紹監獄的各色人物,但是邁克爾只想見到一個人:被判死刑的哥哥林肯-巴羅斯。但是要接近林肯就必須進入監獄工廠工作,而工廠掌握在昔日的黑幫老大、今日的監獄風雲人物約翰-阿布茲的手中。

邁克爾告訴前來探監的律師維羅妮卡別在他的案子上耗費時間,林肯是被誣陷的,他沒有謀殺副總統的弟弟,如果她仍念及昔日與林肯的戀情,就應該儘力查明事件真相。遠在華盛頓特區,特別探員黑爾和克勒曼對林肯的死刑感到擔憂,因為主教邁克莫羅打算替林肯爭取緩期執行。

阿布茲接到手下傳來的消息,有人知道了令他入獄的證人的下落,而在監獄的醫療室,薩拉醫生髮覺邁克爾對注射胰島素的反應非常奇怪,邁克爾立刻要求犯人「便條」替他去弄偽裝成I型糖尿病患者所需的藥物。

邁克爾如願進入了監獄工廠並見到了哥哥,林肯認為越獄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邁克爾向他展示了隱藏在紋身中的秘密:福克斯河監獄的設計藍圖。


第2集
邁克爾向獄友暗示逃獄的計劃,維斯特莫蘭嘲笑他坐牢三天就想越獄,而且另一個危機正在迫近,福克斯河監獄的種族衝突已經一觸即發。

邁克爾從手臂的紋身上抄下了「施韋策-艾倫11121147」這串文字,他找到了序列號為11121147的螺絲釘,但是旋下的螺釘被「背包」搶走並交給了跟班梅泰格。邁克爾告訴林肯他們將通過醫院逃走,這就是他偽裝成糖尿病人的原因。

蒂姆-吉爾斯向維羅妮卡出示了謀殺案現場的錄像帶,維羅妮卡絕望地看到林肯的確曾向車內的死者舉槍,但是林肯解釋說當時斯迪曼已經死了,他根本沒有扣動扳機。而特別探員黑爾和克勒曼從蒂姆那裡得知了維羅妮卡正在重新調查這個案子。

監獄暴亂中邁克爾趁機接近梅泰格搶回了螺釘,但是梅泰格在混亂中被刺身亡,「背包」把這一切歸罪於邁克爾。邁克爾照著紋身上的圖案把螺釘磨成了一把螺絲刀,用它擰開了盥洗設備的螺帽。

憑藉藥物邁克爾通過了糖尿病的測試,但是他獲知自己患有糖尿病時如釋重負的表情令薩拉醫生疑惑不解。在回牢房的途中,獄警貝里克估計把他留給了阿布茲一伙人。阿布茲為了拷問證人斐波納契的下落,命人剪掉邁克爾的腳趾。


第3集
薩拉-唐克瑞蒂醫生為邁克爾包紮了傷口,但為了不影響他的越獄計劃,邁克爾請求薩拉不要把這起事件報告為故意傷害。

林肯和邁克爾借工作的機會討論挖掘的進度,邁克爾決定測試室友蘇克雷能否保守秘密。蘇克雷日夜思念著女友瑪麗克魯茲,他看到邁克爾將一部手機藏了起來,但在獄警貝里克的威脅下,他說出了邁克爾的秘密。誰知那部手機只是肥皂刻成的模型,憤怒的蘇克雷被換去別的牢房,患有精神疾病的「鐵絲」成了邁克爾的新室友。

由於忙於調查,維羅妮卡多次拒絕未婚夫塞巴斯蒂安的結婚要求,結果兩人以分手告終。謀殺案唯一的線索蘭迪卡遭到了綁架並被槍殺,維羅妮卡意識到自己面對著可怕的阻力。

阿布茲改變了策略,他替邁克爾擺平了一心報仇的「背包」。阿布茲追問何時能得到證人的下落,邁克爾回答:「當我們越獄成功,你給我一架飛機,我給你斐波納契。」

邁克爾趁夜深人靜開始了挖掘,但他驚恐地發現「鐵絲」正在看著他。「鐵絲」平靜地說,由於神經永久性受損,他從不睡覺。


第4集
患有精神疾病的「鐵絲」持續拒絕服藥,他對邁克爾身上的紋身產生了極大興趣,不但四處尾隨邁克爾,甚至撕扯衣服以臨摹那些紋身。與此同時,蘇克雷發現女友瑪麗克魯茲漸漸被追求者赫克托的謊言蒙蔽,他害怕當16個月刑期屆滿的時候,瑪麗克魯茲也許已經被奪走了。

邁克爾從監獄的儲藏室和阿布茲那裡得到了兩種化學藥劑,借注射胰島素的機會將它們倒入了醫院的下水道,兩種藥劑立刻發生了劇烈的化學反應,開始腐蝕水管。回到牢房的邁克爾故意將額頭撞破,成功地把「鐵絲」趕走,迎回了也迫切想越獄的蘇克雷。

維羅妮卡向專門調查死刑案件的「公正工程」辦公室救助,尼克幫助她發現了謀殺案背後牽涉到的利害關係。秘密探員黑爾和克勒曼尋機搜查了維羅妮卡的家,一張她與林肯、邁克爾的合影引起了他們的警覺。意識到邁克爾離奇的犯罪入獄的過程,秘密探員決定將邁克爾立即轉移至別的監獄。


第5集
典獄管亨利-波普拒絕了邁克爾的遷移令,黑爾和克勒曼用一份機密文件「說服」了他。邁克爾、林肯、蘇克雷和阿布茲聚集在工棚里核對越獄的細節,他們並不知道邁克爾的遷移令已經被批准。

遷移令雖然一時打亂了越獄計劃,但在維斯特莫蘭的指點下,邁克爾提出了正式申訴,這步棋為他們至少贏得了30天的時間。

維羅妮卡與尼克請專家芬克研究了謀殺案現場的監控錄像帶拷貝,芬克發現雖然像帶的畫面看不出剪輯的痕迹,但其中的槍聲明顯是後期偽造的。維羅妮卡兩人感到非常鼓舞,他們立刻去申請調用錄像帶母帶,但卻被告知由於水管爆裂導致證據室一片狼藉,母帶已經無法使用。

牢房坐便器后的通道已經挖穿了一部分,黑爾和克勒曼以波普私生子的秘密脅迫他毀掉了邁克爾的申訴書。與此同時,邁克爾在蘇克雷和阿布茲的掩護下成功的預演了一次越獄過程,測出了越獄所需的時間和警方反應速度。

在被帶出福克斯河監獄的最後一刻,波普出現留下了邁克爾,他決心向妻子坦白自己的往事。而在芝加哥的維羅妮卡發現錄像帶拷貝被盜,她把懷疑的目光投向了尼克。

黑爾和克勒曼向幕後老闆報告了失敗,那個神秘的女人命令他們把注意力轉向林肯:「除了電椅,幹掉一個死囚的方式還有很多。」


第6集
邁克爾的挖掘工作遇到了的阻礙:一道堅實的水泥牆。雖然他有把握挖開它,但是一日多次的查房令他沒有辦法趕上預先計劃的越獄日程。蘇克雷提議挑起一場騷動,隨之而來的防範緊閉期會帶來充裕的時間,於是邁克爾設法使監獄的空調系統發生了故障。

維羅妮卡和尼克帶著一個好消息來探視林肯,當初聲稱目擊林肯謀殺的報警電話雖然是匿名的,但是尼克卻發現它來自遙遠的華盛頓,雖然這不足以延期死刑,但至少出現了一個調查的方向。

悶熱的牢房終於引發了犯人的暴動,「背包」領著一群人遇見了林肯和新獄警鮑勃,為了保護一直對他非常親切的鮑勃,林肯被「背包」打昏在地,鮑勃也被犯人們劫持。

為了加快進度,蘇克雷和邁克爾一起進入牆洞挖掘,「背包」把打傷的鮑勃扔進了他們的空牢房,不巧的是鮑勃撞下了坐便器,「背包」由此發現了邁克爾的秘密。

邁克爾和蘇克雷被響聲驚動回到了牢房,阿布茲和「背包」建議幹掉鮑勃滅口,邁克爾制止了他們。監視器上顯示薩拉被一群犯人圍堵在醫院,邁克爾焦急萬分地趕去救她。

蘇醒過來的林肯十分擔心弟弟的安危,一個名叫特克的犯人趁機把他引到了一間無人的黑屋。


第7集
監獄的暴動持續升級,邁克爾在通風系統中拼盡全力向醫院方向爬去。犯人格斯向波普提出要儘快恢復空調系統,否則他們就對手中的人質鮑勃和薩拉下手。蘇克雷再三警告「背包」不許傷害鮑勃,隨即獨自鑽入牆洞挖掘。阿布茲第一次親眼見到越獄的通道,他也加入到挖掘水泥牆的工作中。

伊利諾斯州州長,即薩拉的父親帶著軍隊來到了福克斯河監獄,他告訴波普自己根本不在乎要有多少犯人會在暴動中死亡,薩拉的平安是他唯一關心的事情。邁克爾終於爬到薩拉辦公室的通風口,藉著犯人焚燒紙張的煙霧,他把薩拉拉進了通風系統。

尼克和維羅妮卡到達了華盛頓,他們發現被害人斯迪曼的能源計劃危及了石油業的各方利益,就在這時,他們接到一個威脅電話。

林肯在一片黑暗的蒸汽室與特克搏鬥,最終特克失足摔下了20英尺的高台,但是他臨死仍拒絕透露謀害林肯的動機。蘇克雷和阿布茲合力打穿了水泥牆,越獄的目標越來越近了。

薩拉在邁克爾的幫助下從通風系統逃出了牢房區,暴動也漸漸趨於平靜,但是「背包」不顧邁克爾和阿布茲的阻止,趁混亂刺死了鮑勃。

救護車內驚魂稍定的薩拉開始懷疑邁克爾為何對監獄構造如此熟悉。


第8集
獄警貝里克不顧一切地要抓住殺害鮑勃的凶手,「背包」威脅邁克爾和阿布茲,一旦任何人供出了他,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透露越獄計劃。阿布茲對邁克爾的計劃表示了疑慮:他們可以通過牆洞潛入醫院,但是單獨關押在死囚區的林肯該怎麼辦?邁克爾設法說動維斯特莫蘭在一間警衛室防火,當他們被派去清理火場時,藉機挖開位於警衛室下方的排水溝。

回到洛杉磯的尼克和維羅妮卡還沒開始調查,維羅妮卡的公寓發生了劇烈的爆炸,僥倖逃過一劫的兩人放棄了報警的念頭,躲進一處偏僻的小屋繼續研究撲朔迷離的案情。林肯的兒子里傑與繼父艾德里安生活在一起,秘密探員克勒曼突然出現在他們的住處,爭鬥中母親麗薩和艾德里安都被槍殺,里傑赤腳跑出了家門,手中緊緊攥著拍下克勒曼照片的照相手機。

「背包」指使跟班切利誣告另一個犯人特羅基是殺害鮑勃的凶手,年輕的切利沉浸在深重的罪惡感里。

克勒曼和黑爾向副總統彙報行動結果,原來她是一切陰謀的背後主使。


第9集
從新聞中得知兒子里傑背負雙重謀殺的罪名而出逃,林肯想起曾有人告訴他 「父子之中只能活一個」的威脅,他不顧一切的懇求波普准許他在監控下出獄尋找兒子,但對這樣的請求,波普也無能為力。

一批新來的犯人抵達了福克斯河監獄,正當蘇克雷饒有興趣地觀察著新人們,邁克爾眼睜睜得看到切利自殺但無能為力……而在監獄的另一角,有一些敏銳的眼睛注視著邁克爾等人的一舉一動。

尼克告訴維羅妮卡雖然調查充滿了危險,但是他們不能再躲著浪費時間,他決定先去找被害人的遺孀,斯迪曼生前的最大的敵人一定就是這些事的幕後主謀。

新入獄的混血兒圖納在獄中受到黑人和白人雙方的排擠,「背包」藉機不懷好意地接近了他。阿布茲多年以來的威信第一次遭到的動搖,由於遲遲無法得到證人的下落,黑幫指定同牢房的格斯接替了他的位置,他對獄警貝里克的月供由此中斷,監獄工廠也不再由他控制。

林肯終於得到了兒子傳來的消息,利傑擺脫了秘密探員的追殺,和維羅妮卡走到了一起。


第10集
阿布茲敦促邁克爾儘快透露證人斐波納契的下落,否則他們無法利用監獄工廠的工作來掩護他們的越獄行動。邁克爾的道德心經受著煎熬:為了挽救兄長,是否能夠就此危及另一個無辜的人的生命?

秘密探員黑爾和克勒曼接到了副總統卡羅琳的電話,她對兩人的工作相當不滿,一個名叫奎因的人將來指導他們的行動。克勒曼憤怒的當面指責副總統不該讓奎因插手斯迪曼的謀殺案,因為他所代表的「公司」的勢力遠超過副總統,甚至白宮的勢力範圍。

邁克爾被脅迫說出了斐波納契的下落,阿布茲由此重獲監獄工廠的管理權。菲利普-法爾佐內帶領人馬前往加拿大謀殺斐波納契,沒想到成群的警察已經恭候多時。

邁克爾、蘇克雷、阿布茲基本挖穿了警衛室廢墟下方的排水溝,一直偷偷觀察他們行動的「便條」突然出現,迫於情勢,邁克爾的越獄隊伍又多了一個人。

維羅妮卡通過聊天軟體回復了前未婚夫的問候,但是在網際網路的另一端,塞巴斯蒂安早已中彈身亡,奎因利用網路已經追蹤而至。


第11集
邁克爾等人的挖掘工作仍在繼續,「背包」無謂地挑起與「便條」的種族仇恨,這時望風的蘇克雷警告大家獄警來了。獄警的目標是找邁克爾,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通知他「斯科菲爾德太太」來訪。邁克爾在獨立的夫妻探視室見到了妮卡,她交給他一張信用卡。維斯特莫蘭被告知女兒患上了食道癌,只有幾周的時候了,但是法庭不允許他出於探望,除非是參加葬禮。絕望的維斯特莫蘭找到了邁克爾,他要加入他們的越獄計劃。

尼克告訴維羅妮卡事態的發展早已出乎意料,斯迪曼謀殺案的真相不但關係到林肯的生死,而且有證據表明副總統從斯迪曼的能源研究計劃中挪用了數百萬資金用於選舉。正在此時,奎因闖入了他們的藏身之處,尼克被擊傷,維羅妮卡和里傑艱難地掙脫捆綁逃入了叢林,並把追蹤而來的奎因騙入了一口深井。

四天之後就是預定越獄的時間,但是邁克爾卻心事重重,他告訴林肯經過精確的時間計算,一共有13分鐘用來逃脫,每個人要花去2分鐘,但是現在他們卻總共有七個人。


第12集
「便條」偷聽到邁克爾與林肯的談話,他告訴阿布茲和蘇克雷將有一人被排除在越獄計劃之外,阿布茲決定除掉不斷惹事生非的「背包」。

維羅妮卡將失血過多的尼克送入了醫院,里傑在報紙上看到母親葬禮的公告,他偷偷溜出醫院。探員黑爾守候在墓地,里傑進入了他的視線,克勒曼在電話中指示黑爾跟蹤里傑以找到維羅妮卡,但是看著里傑在母親棺材邊痛哭的樣子,本已動搖的黑爾內心越發痛苦。

在「便條」的挑撥下,蘇克雷對邁克爾的計劃疑慮重重。阿布茲命令手下抓住了「背包」,不曾料到卻被他用剃刀割開了喉管。

維羅妮卡突然接到一個神秘的電話,黑爾在電話中說如果她願意為救林肯而繼續冒險,那麼當晚去高地咖啡屋,他掌握著一些有用的信息。

邁克爾完成了越獄計劃的準備工作,所有的管道都已經打通,這時在地面上,望風的林肯發現獄警高里向警衛室廢墟走來,為了贏得時間讓邁克爾爬出坑道,林肯向高里的臉上打去。

邁克爾爬出洞口后高興地告訴大家今晚就是預定的越獄時間,但是與此同時,林肯正被兩個獄警拖向單獨緊閉室……


第13集
受傷的阿布茲被一架醫用直升飛機接走,前往芝加哥進行救治。「背包」慶幸少了一個越獄者,「便條」補充說,少了兩個人。此時遭到毒打的林肯被高里拖進一間單獨的囚室並鎖在鐵門上。

邁克爾打聽林肯的下落,波普告訴他,林肯被執行死刑前他們不可能再見面。邁克爾表示暫緩越獄計劃,他要先救出林肯,遭到其他越獄者的強烈反對。

漆黑的囚室里林肯絕望地等待著命運的降臨。尼克告訴維羅妮卡,林肯的案子也許會有轉機,於是她建議將他們的發現公諸與眾。

邁克爾用刀片割開紋身,從傷口裡取出一枚黑色藥丸。林肯收到邁克爾托牧師轉交給他的念珠,裏面藏有藥丸和一張紙條「八點十分吃下去」。在警衛室幹活時邁克爾故意砸壞水管,為越獄爭取了更多時間。

林肯吞下藥丸后在痛苦掙扎中失去意識,被送進醫務室。同時邁克爾等人也開始行動,他第一個跳進洞中。黑爾準備向維羅妮克說出真相卻被不速之客打斷,躲在一邊的她親眼看見他死在坎勒曼的槍下。

邁克爾遇到意外的問題,他動手腳腐蝕過的那段管道被更換過了。邁克爾聽見林肯的聲音,開始瘋狂地撬別管子,陷入絕望的他宣布他們逃不出去了,這時「背包」遞上一把刀子「你能讓我們出去」。


第14集
絕望的「背包」拔出刀子威逼邁克爾,一定要帶他們逃出監獄,但是新更換的管子把他們與病房中的林肯相隔開來。

林肯向走進房間的薩拉解釋自己想吐才下了床,隨後進來的獄警把他銬在床上。貝里克趕往警衛室看到剛剛鑽出地道、若無其事的邁克爾等人,他滿腹狐疑卻沒有發現破綻,只得命令他們幾人回牢房。

邁克爾在醫務室見到了薩拉和另一個房間里的林肯,他希望薩拉能和父親談起此案,為林肯洗刷冤情,薩拉表示無能為力。尼克和維羅妮卡設法說服書記官安排法官聽取他們的申訴。

放風時,維斯特莫蘭一番話讓邁克萌生新的念頭,讓電椅短路,就可以爭取3周的時間。一邊的特維納偷聽到了隻言片語。邁克爾在蘇克雷的掩護下,進入地道捉了一隻老鼠,隨後潛入另一條管道。特維納向貝里克提到電椅,引起他的警覺,隨後的檢查中發現高壓線路上有一隻死老鼠,保險絲因此被燒毀。

法庭上因為缺乏實質性的證據,維羅妮卡和尼克的慷慨陳辭未能說服法官。邁克爾受命去見林肯刑前的最後一面,他十分震驚。薩拉去找尼克和維羅妮卡,拿到林肯一案的材料去找父親、州長Tancredi,要他仔細看看。行刑的時間到了,懾于副總統的權勢,州長打來電話,林肯不得赦免,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維羅妮卡和邁克爾在黃線后先後與林肯擁抱道別,眼睜睜地看著他被帶往行刑室。


第15集
千鈞一髮之即,林肯的死刑被暫緩,原來發現了新的證據,凱斯勒法官決定暫停死刑。林肯很肯定地告訴邁克,他在觀刑室看見了離家近30年的父親。

副總統命令特工凱勒曼和薩曼莎查出誰走漏了情報,讓林肯逃過一劫。凱斯勒法官頂住副總統的壓力,堅持要對泰倫斯開棺驗屍。邁克爾不願坐等調查結果,準備繼續越獄計劃,與上次不同的是,改從與醫務室共用一根管道的精神病人區逃走。

副總統在媒體上嚴厲抨擊法官和維羅妮卡的驗屍舉動,同時,泰倫斯的棺木被掘出裝上汽車。因為屍體高度腐爛,法醫提取了牙模與泰倫斯以前的進行比對,結論為兩者完全相同。

警衛室牆壁塌出一個大洞,邁克爾等人百般掩飾才瞞過了貝里克。林肯躺在單人囚室里,回憶起兒時與父親看球賽的經歷,猛然想起一個熟悉的名字。邁克爾在蘇克雷的幫助下,搞到一身獄警的衣服,鑽進地洞熟悉新的路線。通過蒸汽室時他被燙傷,衣服粘在身上,回到囚室只能燒掉了。醫務室里,護士告訴薩拉,邁克傷口上的衣物纖維屬於警服。邁克告訴蘇克雷,精神病區部分的管道圖被燙毀了。


第16集
三年前,一個叫博的男人替林肯償還9萬元的債務,並以此為條件要他為自己殺一個人——泰倫斯。邁克爾與維羅妮卡酒醉之下險些越軌,林肯打來的求助電話驚醒兩人。林肯要動手時發現目標已經死在車裡,他被人陷害了,逃離現場的時候他碰到了蘇克雷和他的西班牙家人。

邁克爾從維羅妮卡那裡得知,林肯為了供自己讀書才欠下重債,十分震驚,並決心為哥哥洗脫罪名。林肯被判定有罪,邁克爾聽說他將被轉往fox river監獄接受死刑后,從公司偷來施工圖紙,將藍圖完全紋在自己身上。

在科威特戰爭中,美國大兵「便條」弗蘭克林因為揭露發上司虐囚反被以「黑市交易」為名開除,回國后找不到工作,無所事事的他只能走上犯罪道路,案發後還要想盡一切辦法瞞過妻子和女兒。

深陷情網的蘇克雷為了給瑪莉克魯茲買戒指,鋌而走險,再次持槍搶劫商店,卻落入表哥海克特的陷阱當場被抓。

處於毒品亢奮中的薩拉與男友柯林目睹一起車禍,面對傷者她卻無能為力,十分內疚,此後她決意戒除毒癮,並經貝里克的介紹,準備去fox river監獄應聘醫生一職。副總統與泰倫斯在蒙大拿的一處隱秘住所會面,失去一口牙齒的他抱怨自己受的罪太大。

邁克爾穿起最好的西裝,拿著一把槍離開了寓所。


第17集
薩拉向波普報告了警服的事,他很清楚她話中的暗示。邁克爾在囚室中苦思冥想,試圖回憶起被燙毀的管道部分,卻毫無頭緒。

正在幹活邁克爾等人從獄警帕特森嘴裏得知,明天貝里克請來的專業人員將接替他們,繼續鋪設室內地毯。邁克爾決定用速干水泥把洞口封住,等越獄時再砸開。正打算動手時,獄警讓邁克爾去見波普,並要其他人一起離開。林肯的死刑被推遲至一周后的周五午夜,此前他還是不能出去見任何人。

尼克、維羅妮卡和利傑回到奎因喪命的井旁,利傑從他的屍體旁撿回一隻手機,並發現井壁上的兩個人名。

面對波普的盤問,邁克爾拒不開口被關進禁閉室。他把衣服撕成布條想繼續拼出地圖,大腦中卻一片混亂,悲憤之下他猛擊磚牆,弄得滿手是血。

「便條」、「背包」和維斯特莫蘭等人要蘇克雷晚上去封住洞口,他權衡再三,提出要「背包」幫他的忙,從另一名性變態的犯人那裡弄來一條女人內褲。當夜蘇克雷從地道潛入幹活的警衛室,一通忙碌,返回囚室時他在院中被發現,他以內褲為幌子搪塞過去,貝里克信以為真,只把他關了禁閉。見邁克爾受傷,獄警叫來了薩拉。

利傑從網上搜到了O. Kravecki的名字和電話,打過去后聽到特工坎勒曼的留言應答。他找到Owen Kravecki的家,未久坎勒曼進了門,利傑開槍把他打傷,自己也被警察逮捕。得到圖納密報的貝里克搜索警衛室,掀開地毯卻一無所獲,作為懲罰,他把圖納和另一個變態的犯人Avocado關在一起。

邁克爾在精神病區的電視室遇到以前的室友——對他紋身極感興趣的「鐵絲」,可是鐵絲似乎不記得他了。


第18集
邁克爾努力啟發「鐵絲」,希望藉助他的記憶複原被燙毀的部分管道圖。「鐵絲」慢慢想起以前的事,邁克爾教他用催吐法躲過了每天必服的鎮靜葯。

邁克爾留在精神病區,蘇克雷關在禁閉室,貝里克和高里決定「拍賣」他們的囚室撈取好處。一個犯人願以200美元的價格搬入,高里答應24小時內找人修好漏水的馬桶,「背包」聽見他們的話,趕緊去找維斯特莫蘭和「便條」商量對策,他們決定不惜一切代價買下入住權,貪婪的高里把價碼提高到500元。

林肯得知兒子利傑被捕后,堅持要親自勸說兒子聽從維羅妮卡的安排,她答應替他申請。雄風不再的「便條」不但沒弄到錢,反而遭到另一幫黑人的暴打,「背包」表示他可以通過賭搏賺錢。「鐵絲」想起了地圖,也想起邁克爾陷害他的事,邁克爾答應越獄時帶他一起走。洗衣房的曼奇看見邁克爾背部的傷口,聯想到蘇克雷歸還的警服。

在一家電器商店,一名男子叫尼克「薩維恩」,並提醒他不要忘了自己的職責,隨時保持聯繫。坎勒曼告訴副總統,林肯的死刑計劃遭到他父親的出面干預,副總統決定瞞過公司,繼續解決掉林肯。

「背包」和「便條」在牌桌上大獲全勝,可是高里又把價格漲到700,得到維斯特莫蘭的懷錶后,他卑鄙地出爾反爾,「便條」等人七竅生煙卻無可奈何,得知越獄計劃的曼奇表示他有辦法讓邁克爾回到囚室。林肯獲准去見利傑,波普告誡他不要節外生枝,林肯保證他不會惹事生非。

邁克爾告訴典獄長波普,背上的燙傷是高里勒索未果后留下的,波普將信將疑,親自搜查高里的衣櫃,找到了一卷鈔票和懷錶及燙壞的警服,高里終於惡有惡報,被趕出監獄。邁克爾重新回到闊別的囚室。

運送林肯的警車在半路上被一輛巨型卡車撞翻,車內的人生死未卜。


第19集
翻車后林肯被甩出車外,頭破血流,多處受傷。特工坎勒曼駕車出現,準備捂死無力反抗的他。另一個男人出其不意地打暈坎勒曼,拖走了林肯。

蘇克雷被放出禁閉室,越獄小組重新聚首,邁克爾告訴他們醫生辦公室是他們出逃的必經之路,一定要拿到房門鑰匙。這時約翰-阿布茲傷愈歸來,一副虔誠信徒模樣的他告訴邁克爾仍然願為越獄提供飛機。

貝里克說服波普向上瞞住林肯失蹤的事,自行展開追蹤。昏迷不醒的林肯被神秘男人帶到廢舊車處理場藏起。

醫務室里邁克爾出其不意吻了薩拉,但面對她的質詢,他始終無法下手偷得鑰匙。醒來的林肯認出了眼前的男人正是他的父親。父親告訴林肯,自己為掌握國家大權的「公司」工作,他們為了阻止他離開,故意陷害林肯。維羅妮卡查閱了奎因的通話紀錄,對蒙大那的一個號碼產生懷疑。

阿布茲來找「背包」,表示願意勾銷「刀片割喉」的舊帳,「背包」將信將疑,充滿戒備。圖納不堪忍受同室犯人Avocado的性侵害,用刀片將其划傷。妮卡和薩拉在餐廳談話,下手偷走了她的鑰匙,趁探監時交給了邁克爾。

林肯和父親的談話中泄露了「公司」更多的內幕,父親表示將會和他一起撥亂反正,兩人打算離開時,坎勒曼和警察聞訊而至,包圍了舊車場。坎勒曼發現林肯,正欲對他動手,林肯向貝里克自首,父親悄悄離開。

薩拉發現鑰匙不見了,很快懷疑到邁克爾身上,當著他的面,她要工人換掉了門鎖。林肯被押回監獄,波普命人24小時監視他。圖納為保命,向貝里克告發邁克爾等人的越獄計劃,震驚的貝里克砸開警衛室的地面,發現了洞口。


第20集
貝里克發現邁克爾等人挖的地洞驚駭不已,猝不及防間突遭威斯特莫蘭的襲擊,一番打鬥后他被捆住扔進地道,受傷的威斯特莫蘭告訴邁克爾,必須在今晚警衛發現貝里克失蹤前逃走。邁克爾立刻布置下任務,各人分頭行動,如何把24小時受到監控的林肯弄出來成了最大的障礙。

邁克爾向薩拉坦白越獄計劃,請求她幫一個小忙,下班時別鎖辦公室的門。薩拉無法說服自己告發邁克爾,矛盾不已、進退兩難的她,提前離開辦公室作為逃避。副總統辦事不力,遭到幕後支持者的斥責和威脅。

阿布茲打電話通知獄外同夥準備好飛機,並透露只有三個人能成功逃脫。

維羅妮卡查出蒙大拿神秘電話的地址與泰倫斯的公司有關,卡準備親自去一趟,尼克同時接到阿布茲的電話指令。貝里克恢復意識后,拚命想掙脫繩索和膠帶。

眾人得知圖納也要和他們一起越獄表示強烈反對,但面對邁克爾堅決的態度只得作罷,「便條」把「背包」的刀子交給邁克爾,提醒他注意「背包」和阿布茲。邁克爾從泰姬陵上偷拿下一塊支柱,他得到波普的許可在禁閉室看望林肯,發現林肯被鎖在牆壁上,寸步難行。

薩拉從電視上得知父親有望成為副總統的競選人,而他對林肯死刑的堅決態度也被特別提到。

邁克爾要蘇克雷用「便條」偷來過氧化物漂洗藍色的囚服。毫無逃跑打算的圖納得知室友Avocado當晚要回來,終於下定了決心,開始做準備。各人懷著不同的目的,緊張等待最後時刻的來臨。

尼克終於現出本出面目,把槍口對準正要出門的維羅妮卡,如夢方醒的她痛罵他是懦夫。

波普打算送給妻子作禮物的泰姬陵突然倒塌,他立刻召人去找邁克爾,這時警衛向他報告,貝里克失蹤了。波普的辦公室里,邁克爾拔出小刀,告訴波普他要越獄,而且帶著林肯一起走。


第21集
獄長被Michael軟禁在旁邊一個房間,Michae脅迫他打電話通知獄警將Linc送進醫務室,剩下那些準備越獄的人7點在邁克爾的牢房裡面集合。向Bellick告密的兩面派這次向Micheal保證他的對Michael的忠誠並參加到越獄行動中來。在監獄外,

Sara終於做出決定,不鎖上醫務室的門,以便Michael越獄時進入醫務室。Michael等所有參与越獄的人經過管道在醫務室裏面遇到了那個精神病Haywire,他通過記憶也到管道裏面來了。

Bellick的同事發現他的車在停車場,開始到處搜索並在底下管道找到了他,Bellick組織了一個搜捕小組開始搜捕行動。

所有參与越獄的人,除了威斯特莫蘭因傷重無法行動被迫留下,曼奇因為體胖扯斷了翻牆的繩子,其他人都最終越過了圍牆。


第22集
監獄高牆上探照燈全部亮起,曼奇被迫供出逃跑人員名單,得知他們越獄成功,其他犯人歡聲雷動,大肆慶祝。

貝里克被救出后,立刻率領人馬殺氣騰騰地開始追蹤越獄者。獄長波普著手調查,他懷疑出了內奸。維羅妮卡到達蒙大拿,驅車前往查到的電話地址。

越獄一行人找到阿布茲派人安排的汽車前,略施小計,扔下「鐵絲」揚長而去。阿布茲在車上要對付「背包」,他卻早有預防,把自己和邁克爾銬在一起,併吞下鑰匙,阿布茲投鼠忌器,只得暫時放過他。為了繞過警方檢查,車子陷在泥地里動彈不得,他們只能棄車行而,邁克爾趕走了圖納。同時,貝里克發現了停車的地方和圖納的手印。在波普的追問下,凱蒂最終說出薩拉對邁克爾有好感。

邁克爾等人躲過了直升機的搜尋,來到一處農家小屋,發現這裡有汽車卻沒有發動機。鐵絲「借走」了一輛自行車繼續逃亡。貝里克找到丟棄的汽車,很有把握他們沒走遠。等候阿布茲的飛機引起了管理員的懷疑,叫人查詢其底細。

蘇克雷等人按倒「背包」,想剪開手銬未果,阿布茲操起斧子,砍斷了「背包」的手,其他人目瞪口呆,越獄小組又甩掉一人。公司決定用一種毒藥除掉成為障礙的副總統,總統卻意外身亡,副總統大難不死,順理成章接替他登上寶座。芝加哥警察破門進入薩拉家,發現她注射了過量嗎啡,倒在沙發上人事不省。維羅妮卡摸進房子,出現在被林肯「殺死」的泰倫斯面前。

剩下的五人突破警方防線,向飛機奔去,快到跟前時,等不及的飛機終於起飛,從他們頭上呼嘯著掠過。發現蹤跡的警車正向他們飛馳而來,五人只能繼續奔向夜色茫茫的曠野。


人物簡介
Michael Scofield
Michael Scofield的教育背景會讓人奇怪為什麼他要犯下那樣的罪行。在Mortan高中完美表現,他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芝加哥的Loyola大學,取得了土木學士和土木碩士的學位.Scofield被捕前,他受雇於芝加哥Middleton Maxwell Schaum一家很有名氣的公司,他是一名結構公程師。犯人Michael Scofield,沒有前科,被定罪為持槍搶劫,企圖搶劫國立儲蓄銀行芝加哥市區分行,金額超過50萬美元。審訊時,Scofield沒有辯護,只提出要在靠近他家的芝加哥市的一級監獄里服刑。他告訴錯愕不已的哥哥Lincoln,他相信Lincoln沒有犯謀殺罪,在死刑執行日之前,他要帶著哥哥逃出牢獄。

Lincoln Burrows
Burrows的年輕時的所作所為表明他將最終進入Fox River監獄.前科累累的Lincoln因謀殺副總統的兄弟Terrence Steadman的罪名被捕,雖然他否認與此案有關的所有指控,法庭仍判處他死刑,而且刑期就定在短短的兩個月後。正當他在Fox River監獄的死囚牢中毫無希望地消沉度日時,弟弟Michael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並帶來了一個完美的越獄計劃。最初Lincoln對看似無可能的越獄計劃心存疑惑,但當他得知前妻被殺,兒子LJ生死未卜時,Lincoln不顧一切地要逃出監獄。

Fernando Sucre
在芝加哥出生和長大,在那裡他多次遭遇了在Humboldt公園區域發展起來的所謂的伊利諾斯州正義體系。Sucre的母親認為他註定要出入監獄才能過活,為了拯救他,她把他送到紐約和他的姨媽生活在一起並希望在那有一個全新的開始。在紐約,Sucre的生活有了轉機。他又一份穩定的泊車員的工作,並且找到了他的真愛 Maricruz Delgado.最重要的是,他沒遇到什麼麻煩並保持著乾淨的紀錄.後來Sucre回到了Humboldt 公園拜訪老朋友,但是這次夜出最後被定為惡性搶劫,因為他們拿著兩個沒有退子彈的火槍。自從到了Fox River監獄, Sucre 就是一位模範犯人。他珍惜每一次哪怕是很小的減刑機會,這樣他就可以出去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了。蘇克雷原先對邁克爾的越獄計劃袖手旁觀,但是得知深愛的女友即將嫁給別人後,重獲自由的渴望使他成為邁克爾的得力助手。

John Abruzzi
Abruzzi曾是芝加哥的黑幫頭領,因昔日同夥斐波納契的指證而以多重謀殺罪被判入獄120年.Abruzzi入獄后的勢力仍十分龐大,依靠賄賂和各種手段,他控制了Fox River的監獄工廠。為了換取斐波納契的下落, Abruzzi讓Michael進入監獄工廠,在工作的掩護下進行著越獄的準備工作。

Theodore "T-Bag" Bagwell
因謀殺、****、綁架等多項重罪入獄的「背包」被判終生監禁,他把跟班的意外之死歸咎於Micheal,但越獄企圖被他發現后,Micheal不得已接納「背包」參与越獄。而Jhon等人一直尋找機會除掉及囂張且惹人厭的「背包」。

Charles Westmoreland
是Rox River監獄里最老的犯人之一,這是他在這的第28個年頭。 Westmoreland最初亞利桑納州的道格拉斯被審判和定罪,並在亞利桑納州際監獄度過了他刑期的頭兩年。後來由於財政預算吃緊,亞利桑納需要將部分犯人送到其他州去。結果,1973年,Westmoreland被轉送到Fox River 監獄。Westmoreland 剛到亞利桑那州的時候,就有傳聞說他其實就是1917年的傳奇劫機犯DB Cooper。他喪心病狂的用飛機上的727名乘客做敲詐,得到150萬美元后,他從飛機上跳傘逃逸,降落到Pacific Northwest的叢林中,從此消失。起訴Westmoreland劫機並沒有足夠的證據,只是一種基於線索的猜測,這種猜測跟著他一起來到Fox River.監獄。 作為一個犯人,被其他犯人懷疑是百萬富翁,日子並不好過。其他犯人不斷地騷擾他。他曾經被威脅,被毆打,有一次他被一個想要勒索他的犯人打傷了鼻子。近幾年,身體上的侵犯有所減少,部分得益於他日益增大的年齡。但是30年來 Charles Westmoreland都死不承認,很多犯人寧願相信他不是D.B. Cooper.他被允許飼養一隻灰貓(Marilyn)。他可以在牢房裡飼養,在Fox River監獄禁止養寵物之前Westmoreland就開始養它了,但是這隻貓不能在監獄里到處亂跑。他的女兒Anna Westmoreland.偶爾會來看他。他被定為B等犯人,可以參加監獄的生產活動,並有資格作為監獄的託管人。

「C-Note」 Benjamin Miles Franklin
簡稱「便條」,在找不到工作很沒錢為他的妻子和女兒交房租的情況下,Franklin採取犯罪的方法來得到它們。他在駕駛一輛裝滿偷來物品的卡車時被當地警方逮捕。由於不想放棄他和家人的關係,他被送往看守最為森嚴的監獄。Franklin曾經參過軍,不過這是保密信息,對外不公開。

Dr. Sara Tancerdi
作為監獄里少有的幾名醫生之一,Sara的職責覆蓋了所有事情從身體檢查到到緊急的手術。她的工作很高尚(她已經獲得多個人道主義獎項),也很危險。她每天要面對的是****犯,殺人犯之類的人,而且他們已經好幾年沒碰過女人了。 雖然 Sara對她所處的險境義無反顧,她卻要不斷面對來自於她父親,伊利諾斯州長Frank Tancredi的壓力。他們在政治信仰的觀點極為不同,以致兩人的關係近年來疏遠了很多。

Veronica Donovan
Donovan是Lincoln 高中時的女友,現在則是Lincoln 和Micheal二件案子的律師。她相信Lincoln 是無辜的,在宣判后仍儘力追查事件真相,但是行刑期迫近,證人們相繼被殺,Steadman謀殺案背後的黑手向她伸去。

LJ Burrows
LJ是Lincoln唯一的孩子,幾個月以前,LJ還只是一個來自伊利諾斯州Oak公園的普通少年。他住在舒適的大房子里,那裡還有他的母親Lisa和繼父 Adrian。他做家務,成績優異,他對任何人都不是問題.但是平靜的生活被永久地打破了:父親因殺人被判死刑,敬愛的叔叔也因搶劫被捕入獄,母親和繼父相繼被神秘的謀殺,最後里傑也被迫踏上逃亡的道路。

Agent Paul Keller
原被女副總統委派追殺Veronica和LJ,后良心發現幫助Veronica調查事件真相,被拍檔滅口。

Captain Brad Bellick
是Fox River監獄的獄警警長,他對波普的信念不屑一顧,認為必須嚴酷地懲罰犯人能令他們不敢再犯。從邁克爾入獄起,Bellick就對他懷有相當的敵意。Bellick 隊長在他從高中畢業后的那個秋天就通過了警官考試,從那以後他一直在Fox River監獄。那時,他緩慢而穩定的沿著Correctional Officer這條線向上爬。 三年後,儘管有犯人指出他虐待犯人(無法被證實),Bellick還是被晉陞為隊長,C.O線上的最高位置。今天,他的責任包括:協助押送死刑罪犯到電椅的工作,監督Fox River監獄的生產活動,監視所有普通級犯人一舉一動。Bellick被認為是CO的CO,在他的字典里沒有「好犯人」,監獄就是用來懲罰犯人,而不是用來給他們贖罪的。

Henry Pope
已經掌管Fox River 監獄18年了,他的目標就是改造罪犯----一旦他的犯人被釋放,就不要再回來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建立了一套完備的監獄生產制度來幫助他的犯人得到真正的訓練,活動很多樣,比如粉刷,景觀美化和不同的生產活動。Henry Pope 還建立了獎勵式的教育制度來幫助他的犯人得到更高的學位,有少數人甚至得到學士學位。隨著他臨近退休,他想尋找一位和他有著同樣運作Fox River監獄方式的人作為繼承人。

越獄第1季演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