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圖片網
  2. 羅馬第1季

羅馬第1季(2005)的海報和劇照

羅馬第1季于2005年上映。羅馬第1季也被叫做Rome Season 1, 羅馬, 羅馬第一季

公元前52年,羅馬共和國建立400年後,羅馬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是擁有100萬人口的世界性大都市,也是雛形中的帝國的中心。羅馬共和國是建立在分享權利和激烈的個人競爭的基礎上的,從來不允許搞個人獨裁。但這些共和國的原則基石正在腐敗的瀰漫和道德的淪喪下逐漸崩潰。統治階級窮奢極欲、揮霍無度,傳統的斯巴達人的戒律和團結已經蕩然無存。階級矛盾惡化,法律和行政體系日漸削弱,權力逐漸被控制在軍方手中。

8年後,凱撒完成了對高盧的野蠻征服,凱旋迴到羅馬。隨他而來的是驍勇善戰並高度忠誠於他的軍團,數量驚人的奴隸、黃金和其他戰利品,還有一項極力推進激烈社會變革的民粹主義的議程。貴族們為此驚恐不已,他們威脅說如果凱撒膽敢返回羅馬,他們就將以戰爭罪起訴他。雙方力量的制衡點落在了元老院上,而凱撒的老朋友、導師Pompey Magnus在元老院中享有最高的地位。

就在這個關頭,凱撒第13軍團的兩名戰士Lucius Vorenus和Titus Pullo被命令去高盧的荒野中找回被偷的軍團軍旗,這是保證凱撒軍團統一指揮行動的標誌,他倆也因此被捲入了一場改變古羅馬命運的歷史事件中。這是一部反映愛與背叛、統治者與奴隸、丈夫與妻子的攝人內心的電視劇,也是一部再現共和國衰落和帝國興起的多卷羅馬史詩。

這是HBO和BBC的第一次合作的長系列劇,也是BBC在美國投入最多的系列劇之一,2001年兩大電視網曾合作拍攝過短系列劇「兄弟連Band of Brothers "

"你將在屏幕上看到一個最詳盡複雜和多姿多彩的古羅馬,」聯合製作人、執行導演及編劇Bruno Heller說,「它就像墨西哥城和加爾各答一樣熙熙攘攘,充滿生機,而不是一個布滿白色大理石的虛假外景,羅馬既是色彩明快的,也是一個非常冷酷的,它充滿了活力、動力,同時也充滿了混亂、墮落。人們毫無憐憫心地自相殘殺,一小撮精英階層高高在上,而大量的人群卻生活在赤貧狀態中。我們如今的社會也存在同樣的問題:犯罪、失業、疾病和保持社會地位的壓力。如果你很聰明的話,還有向上攀附的潛力。」

「人性永遠不會改變」,Heller繼續談到,「古羅馬所書寫的歷史,從一個戲劇化的角度來看,說明古羅馬人是一群完全不受束縛的人,他們缺乏一個世俗化的上帝來告誡他們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應該如何做。他們的行為完全靠個人的道德水準來限制,行為的對錯完全依靠你的權力大小和社會地位來判斷。你甚至可以隨意殺死你的鄰居,搶妻奪子,只要你高他們一等。仁慈被嘲弄,殘忍成了美德,個人的榮耀,對家人和自己的忠誠成了最大的追求。」


◆分集簡介
第一集:
經過8年的戰爭,愷撒最終完成了對高盧的血腥征服,他正準備帶領軍隊以十足的勝利者姿態返回羅馬之時,得到他的女兒茱莉亞死於難產的消息。傷心之下他立刻派遣副官為女婿、羅馬共和國的統治者龐培找一個新妻子。

在羅馬,愷撒精於心計的侄女阿蒂亞和他久被遺忘的情人塞維利亞熱切地等待著他的歸來。統治階層則滿懷恐懼,生怕這位廣受愛戴的將軍的返回會打亂安逸的現狀。共和國成立四百年後,羅馬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雖然制定了權力共享和個人競爭的原則,但是共和國的基石正在崩潰,統治階層窮奢極侈,對立的階級之間產生了深深的鴻溝。

加圖、西塞羅等人唯恐愷撒的歸來會挑戰現在的生存狀態,向龐培提議與他斷絕關係。龐培本人面臨維護自己權力本能的驅使和與岳父愷撒友誼兩個方面的艱難抉擇。

為了討好龐培,阿蒂亞不顧女兒奧克塔維亞深愛著現任的平民丈夫,想把她獻給龐培,緩解他的喪妻之痛。小心地施展權術,不得罪任何一方的阿蒂亞,為了給愷撒送上一匹用來表示感謝的白馬,打發早熟的11歲兒子屋大維踏上一段危險之旅,愷撒指揮權的象徵金鷹軍旗被盜,他的表弟指揮官馬克-安東尼派盧修斯-沃倫諾斯和提圖斯-普洛去找尋軍旗的下落。儘管兩人有著諸多不同(可尊重的沃倫諾斯講究實際,擔任百夫長之職,普洛是個傲慢自大、桀傲不訓的士兵),合作卻十分默契有效,不但找回了丟失的軍旗,還抓住了主使的盜賊:龐培的隨從官。

第二集:
愷撒派遣馬克-安東尼到羅馬與元老院磋商妥協事宜。沃倫諾斯和普洛把屋大維送回到感激的阿蒂亞身邊,受到邀請一同進餐。沃倫諾斯表示相信「共和國的神性」,哪怕這意味著偏袒加圖和貴族,身為貴族的屋大維卻支持變革。回到家中沃倫諾斯發現妻子尼娥波懷抱著一個小嬰兒,頓時火冒三丈,她卻狡稱這是他的外孫,13和8歲的兩個女兒看見父親時表現得畏縮不前。

安東尼對龐培和追隨者表現得十分無禮,他提出了愷撒的條件:為避免流血,愷撒願意統治單個的普羅旺斯軍團,作為免除元老院戰爭法庭審判的交換條件。正如愷撒所希望的,龐培大為不悅,他表示只對愷撒的辭職和被放逐感興趣,以作為對「煽動專治」的懲罰,並像加圖所說的,以「非法戰爭,盜竊,謀殺和叛逆」等罪行控告他。安東尼反詰道:「你的懲罰將是什麼,龐培,你背叛了朋友,放棄了人民的理想,和所謂的貴族沆瀣一氣。」談判就此結束。

普洛在酒館里賭博時和人打架,帶傷殺出重圍,逃到沃倫諾斯的家,次日醫生為他施行了治療。沃倫諾斯恐嚇「種上」他外孫的年輕男子,激怒了尼娥波,他偷聽到她抱怨他冷淡卑鄙。

龐培忙著準備剝奪愷撒大權的最後通牒,或者宣布他為元老院和羅馬人民的敵人。西塞羅擔心引發戰爭,拒絕簽署命令,但經不起龐培的軟硬兼施,只得妥協。元老院外,人群高唱著愷撒的名字,發生了騷亂,安東尼在西塞羅的慫恿下大喊「否決動議」。一片混亂的元老院中,沒人聽他的話。安東尼帶領人馬試圖離開羅馬時遭到攔截,混戰中沃倫諾斯受了傷,昏迷不醒。愷撒抓住這個機會激勵軍隊奪回羅馬。

第三集:
愷撒的部隊距離羅馬只剩三十英里,他派沃倫斯、普洛帶領烏比安族勇士組成的先遣部隊,去評估龐培的防禦能力,但嚴禁他們燒殺擄掠,並交給沃倫諾斯一份給羅馬平民的宣布令。沃倫諾斯認為他們的任務是悖理逆天的行為,愷撒勉強承認他也許是對的。安東尼聲稱,如果他們敗了這就是罪行,如果勝利了就不是。愷撒表示:「我只是追求我的權利。」

沃倫諾斯羅馬的家裡,「外孫」的父親來探望兒子,尼娥波命令他離開卻屈服在他的熱吻之下。兩個女兒要母親把真相告訴父親,但她堅決不同意。阿蒂亞和家人以及布魯圖斯、塞維利亞躲在別墅中,暴民向大門投擲石塊和火把。阿蒂亞詛咒起愷撒,因為是他讓他們陷於如此境地。

龐培打算以退為進,西塞羅憤怒地斥責他「不戰而敗」。龐培下令所有貴族和騎士必須離開羅馬,留下的人只要向叛軍提供幫助會被當成羅馬的敵人。平民不得不在交戰雙方中做出選擇,布魯圖斯也決定離開,因為「共和國比友誼更重要」,他的母親塞維利亞準備留下來迎接愷撒。阿蒂亞讓人趁亂殺死了奧克塔維亞的丈夫。

離開羅馬時,龐培的副官被屬下阿皮琉斯(Appius)刺死,後者趕著奉命運送軍餉黃金的車子沒跑出多遠,迎頭遇見普洛和沃倫諾斯,阿皮琉斯驅馬逃走。

進入羅馬後,沃倫納斯認為他完成了愷撒的任務,拋下武器,告訴普洛他要離開軍隊。回到家中沃倫諾斯懇求得到尼娥波的原諒,淚如泉湧的她想坦白卻最終沒有說出口。普洛帶著黃金和年輕的女奴埃琳妮(Eirene)遠走高飛的同時,愷撒正率領他的第13軍團浩浩蕩蕩向羅馬挺進。

第四集:
龐培的兒子克溫圖斯從布林迪西趕來,幫助尋找黃金的下落,拷問了叛軍俘虜后,他向父親報告,這批財寶沒有落在愷撒手裡。愷撒佔領羅馬後首要任務就是贏得牧師們的支持,他求神問卜,為的是讓羅馬人民知道他有天神的庇佑。

羅馬漸漸平靜下來,沃倫諾斯準備開始作為商人的新生活,他舉辦派對款待未來的生意夥伴,安東尼意外出現,指責他擅離職守,沃倫諾斯卻不承認自己是逃兵,並拒絕了安東尼要他回到軍隊的勸說。聚會上,尼娥波的姐妹萊德(Lyde)把丈夫埃文德(Evander)介紹給沃倫諾斯,屠夫埃文德正是尼娥波私生子的父親。大家都心知肚明,卻不敢告訴沃倫諾斯。

阿蒂亞迎接愷撒歸來的宴會上,他熱情招呼著賓客,並向他們保證永遠不會為彼此間的友誼感到後悔。與愷撒的和藹親切相比,他的妻子凱爾弗妮婭(Calpurnia)顯得十分冷淡矜持。

沃倫諾斯的宴會又迎來了不速之客,克溫圖斯和手下。他用劍指著沃倫諾斯,逼問黃金的下落。危急關頭,普洛突然出現,一番搏鬥后,將克溫圖斯捉住 。沃倫諾斯勸說普洛把黃金交給愷撒,希望能讓他對克溫圖斯網開一面。愷撒為顯示自己的寬容大度,釋放克溫圖斯並賞他100金,讓他帶給龐培一封休戰書,讓安東尼甚感擔憂,年輕的屋大維卻猜測這會離間龐培和他的手下。

第五集:
龐培被愷撒軍團追趕到義大利海岸,他和元老院的元老們為如何回應愷撒的休戰書爭論不下。最終他們同意在他條款的基礎上「停止敵對」,龐培向他的軍隊表示達成協議不是投降,他只是需要時間從自希臘和西班牙調來新的人馬。龐培與安東尼斷定向西班牙撤退的龐培中了圈套,開始考慮起如何統治羅馬,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公眾的理解,波斯卡(Posca)為愷撒找到了借口。

沃倫諾斯向家人宣布,高盧的奴隸很快將運達,到時候他就有足夠的錢為女兒沃倫娜(Vorena)置辦嫁妝,讓她帶著兒子好好生活,尼娥波得知后憂心重重。不幸的是,沃倫諾斯購買的奴隸因為流感幾乎全部死光,只留下一個四歲男孩。

愷撒拒絕了阿蒂亞的邀請,相反卻接受了塞維利亞,讓她妒火中燒。知道屋大維不是愷撒的同性小情人後,阿蒂亞讓普洛來訓練兒子,讓他更有男子氣慨。普洛卻反過來請教屋大維,是否該把沃倫諾斯妻子不忠的懷疑告訴他,屋大維忠告說「沒有事實你必須保持沉默」。沃倫諾斯陷入經濟困頓,只能去做商人的保鏢,因為拒絕殺死一個未能償付債務的人而辭職。

凱爾弗妮婭得知愷撒與塞維利亞的關係后,備感羞辱,要與他離婚。副官長波斯卡提醒愷撒,此時此刻離婚她娘家的影響會是至關重要的。愷撒宣布與塞維利亞分手,離開羅馬追擊龐培。無可奈何的沃倫諾斯去找安東尼,希望重新加入愷撒的部隊。絕望的塞維利亞知道是阿蒂亞搗的鬼,決心向她報復。

屋大維和普洛從埃文德嘴裏逼問出真相后殺死了他,兩人達成保密協定,絕不告訴沃倫諾斯。

第六集:
愷撒在希臘追擊龐培的同時,負責治理羅馬的安東尼努力推行有利於自己的法規,要元老們解放更多奴隸,為平民創造更多工作機會。普洛殘忍地告訴尼娥波和萊德,埃文德可能因為還不起賭債被人殺了,併當著尼娥波的面話裡有話地告訴萊德忘記過去重新開始生活。萊德不願原諒尼娥波,發誓永遠不再和她說話,但同意為她保守秘密。阿蒂亞的當務之急仍是把兒子培養成男子漢,再次求助於普洛,他把屋大維帶到了一家最豪華的妓院體會人生的第一次。

愷撒捎信給安東尼,戰局發生了變化,如今他反被龐培的軍隊追趕,他命令安東尼立刻帶領第13軍團去接應他。龐培也派人轉告安東尼,只要他效忠於自己,就可以得到榮華富貴。安東尼需要一天的時間考慮。阿蒂亞開始為愷撒萬一戰敗做準備,她使出渾身解數討好安東尼,並提出與他結婚以求自保,談崩后她派女兒奧克塔維亞獻上男寵,向塞維利亞示好,後者反應冷淡。阿蒂亞決定把兒子屋大維送到羅馬之外的學校,因為這裏對她家的男人已經不安全。

安東尼最終做出決定,把龐培的特使扔進了水池,然後聚集了第13軍團,帶著沃倫諾斯和普洛等人揚帆前往希臘。在海上他們的船隻漏水,沃倫諾斯和普洛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感。

第七集:
愷撒無助地等待著義大利援兵的到來,龐培陣營卻準備發動攻擊,只有布魯圖斯顯得惴惴不安,他一方面承認共和國必須免於暴君的統治,另一方面不能慶祝愷撒的失敗,因為「他就像我父親一樣」。龐培建議讓愷撒陷入困頓的部隊「自行瓦解,分崩離析」,元老院表示反對,在他們的慫恿下,龐培的軍團開到了戰場,準備與愷撒的人馬決戰。

普洛與沃倫納斯率領的第13軍團大部分船隻被風暴擊沉,他們被海水衝上了亞德里亞海的一個小島。感到絕望的沃倫諾斯在石頭上給尼娥波寫起遺書,樂觀的普洛卻開始用長矛捕魚,決心活著離開這裏。

羅馬得到消息,第13軍團全軍覆沒,只有安東尼確定倖存。阿蒂亞害怕愷撒的戰敗會讓她陷入巨大的危險,派奧克塔維亞向塞維利亞尋求保護,塞維利亞同意了她的請求,感恩戴德的奧克塔維亞緊緊擁抱了她。城市的另一端,萊德得知沃倫諾斯可能不在人世后,對尼娥波的恨意頓消。

希臘的戰場上,愷撒人困馬乏的軍團一鼓作氣,把龐培五倍于自己的人馬打得落花流水,一敗塗地。龐培陣營內部也開始倒戈,布魯圖斯一邊嘲笑龐培,一邊準備與西塞羅一起向愷撒投降。遭到背棄的龐培只能帶領家人和剩餘的殘部逃往埃及。

普洛與沃倫諾斯在小島上遇到了戰敗的龐培,準備向愷撒邀功請賞。沃倫諾斯被龐培的苦苦哀求打動,將其放走,讓普洛大為惱怒。龐培在埃及得到了以前手下賽普蒂米烏斯(Septimius)的幫助,但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被他殺害。

第八集:
愷撒率部追趕龐培來到埃及,見到了12歲的埃及國王托勒密和他的顧問,得知他的姐姐克里奧佩特拉(Cleopatra)在覬覦王位,愷撒斷然要求終止姐弟間的紛爭,取得和平。為了討好愷撒,托勒密的人獻上龐培的人頭,反而讓愷撒大發雷霆。

愷撒讓安東尼和一半的人馬回羅馬,決定自己留在埃及阻止內戰的爆發。愷撒派普洛和沃倫諾斯去沙漠找尋克里奧佩特拉,同時要小國王交出殺害龐培的凶手,償還托勒密父親時代的債務,他提醒大發脾氣的小國王,埃及只是「羅馬的附屬」,國王的人決心除掉克里奧佩特拉,以絕後患。關鍵時刻,普洛及時趕到,救下危在旦夕的王姐。

獲得自由的克里奧佩特拉發誓要贏得愷撒的心,同時又去勾引沃倫諾斯,他掙扎在情慾邊緣,最終把持住了自己,毅然離去。回到京城的克里奧佩特拉立刻給弟弟戴上鐵枷,把他兩個顧問和賽普蒂米烏斯的人頭一起掛在宮門外,然後將自己作為「奴隸」獻給愷撒。

羅馬,西塞羅和布魯圖斯思考著如果愷撒不再回來他們的命運會如何,西塞羅不顧布魯圖斯的提醒,想與加圖和西皮奧(Scipio)取得聯絡,這時安東尼出現,嚴厲警告了西塞羅。

埃及,愷撒把克里奧斯特拉為他生下的兒子高高舉起,三軍齊聲歡呼,普洛的聲音最為響亮,只有沃倫諾斯冷眼旁觀。

第九集:
非洲塵土滿天的平原上,被愷撒擊敗的加圖和西皮奧率殘部疲憊不堪地前往最近的城鎮,審時度勢后,加圖要西皮奧與愷撒議和,他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愷撒、安東尼帶領勝利的隊伍班師回朝。

沃倫諾斯回到闊別兩年的家,尼娥波讓他考慮與她以及和萊德一起經營肉店生意。無所適從的普洛則把注意力轉向了女奴埃琳妮。

阿蒂亞舉辦宴會慶祝經過兩年學習的屋大維回到羅馬和愷撒的勝利,為了不示弱,塞維利亞堅持和布魯圖斯一起參加,但她對兒子對愷撒的效忠感到憤怒,她堅持表示自己是出於政治立場才反對愷撒,而不是因為失寵。宴會上她不停地偷看舍她而去的愷撒,他卻始終迴避她的眼神。席間屋大維的表現讓愷撒對他另眼相看。塞維利亞要奧克塔維亞誘使弟弟說出愷撒的秘密,奧克塔維亞從她嘴裏得知阿蒂亞的人殺了自己的丈夫。

天天被萊德呼來喚去的沃倫諾斯和普洛感到灰心喪氣,隔壁的店鋪遭到壞人敲詐,沃倫諾斯挺身而出得罪了他們的老大、曾經是商人現在是羅馬城裡最有勢力的伊拉斯蒂斯-福爾曼(Erastes Fulmen)。福爾曼要沃倫諾斯在廣場向他當眾道歉,否則拿他的妻兒開刀。愷撒派出人馬保護沃倫諾斯的家,福爾曼的爪牙望風而逃。沃倫諾斯在妻子的懇求下,接受了愷撒的委任。>

奧克塔維亞得知真相后,轉而效忠塞維利亞,決心引誘屋大維說出愷撒的秘密。他識破了她的計謀,強迫她面對自己的良知。面對奧克塔維亞的責問,阿蒂亞賭咒發誓自己沒有做過,還說女兒被人騙了。次日,塞維利亞的乘坐轎子出行時遭到蒂蒙的襲擊,身為貴族的她遭到當眾剝衣的羞辱。

第十集:
西皮奧和布魯圖斯把尊嚴拋在一邊,勸說元老們支持愷撒稱帝,愷撒宣布戰爭結束,開始五天的慶祝活動。市政選舉幾天前,緊張的沃倫諾斯在波斯卡的指導下開始了他的第一次競選演說。

阿蒂亞去看望當眾受辱后精神格外脆弱的塞維利亞,後者拒絕了阿蒂亞參加慶祝活動的邀請。奧克塔維亞被母親放逐在西布莉神廟中,每天不停地祈禱,用刀子自殘,屋大維強行將她帶離寺廟。龐培的兒子克溫圖斯在酒館里大罵愷撒,喝得醉醺醺的他在布魯圖斯的家中找到了同盟者塞維利亞。

普洛準備恢復埃琳妮的自由,和她結婚,卻得知她的心上人是尼娥波的奴隸,憤怒之下他將情敵毆打致死,沃倫諾斯怒不可遏,責備他在自己孩子面前犯下如此暴行,反被普洛一語點中要害,說愷撒的小恩小惠讓他一改初衷,沃倫諾斯無言以對。

布魯圖斯得知母親和克溫圖斯以他的名義散發「反暴君」的小冊子,指出這樣會要了他的命。塞維利亞卻說,如果是他的父親一定會把愷撒趕出羅馬。布魯圖斯向愷撒澄清事實,但沒有透露幕後主使。

一貧如洗的普洛混跡于各家酒館,連照顧****生意的錢都沒有。伊拉斯蒂斯-福爾曼讓他為自己工作,普洛起初拒絕,隨後動搖了。

第十一集:
普洛受雇於福爾曼開始了殺手生涯,他縱情聲色,還染上了鴉片癮。城市的另一頭,地方官沃倫諾斯開始聽取市民的意見和要求,不走運的退伍老兵們派代表馬修斯(Mascius)向他提出想要土地,沃倫諾斯把話轉達給愷撒,並提醒他別無一技之長的士兵會成為社會不穩定的隱患,愷撒決定把靠近德國的土地分給他們。

布魯圖斯不願聽從凱修斯(Cassius)的慫恿,把羅馬民眾從暴君愷撒的統治中拯救出來。他表示凱撒的確變得傲慢自大,但他將忠於友誼,絕不背叛朋友。凱修斯斥責他為了友誼讓共和國死在他的手上,聲稱「除非刀子在布魯圖斯的手裡,否則人民將不會接受暴君的死」。進退維谷的布魯圖斯打了凱修斯后揚長而去。

普洛大白天行凶被抓獲並投進監獄。在沃倫諾斯的利益引誘下,馬修斯同意達成交易,同時兩人為自己的妥協感到羞恥。

阿蒂亞提醒愷撒當心布魯圖斯,她相信塞維利亞一定會看到他死才肯罷休,愷撒嘲笑她太愛幻想。酒宴上,沃倫諾斯帶著盛裝打扮的尼娥波作為愷撒的特別嘉賓來到,阿蒂亞虛以委蛇的讚美毫無誠意。

屋大維得知普洛的處境,請求愷撒干預遭到拒絕,於是他請蒂蒙幫助找一位律師。案件審理時,沃倫諾斯發現馬修斯和幾個化裝成平民的老兵暗藏武器,一俟普洛被判有罪就採取行動,他極力勸阻他們放棄計劃。律師無力的辯護沒有起到任何作用,普洛被判處死刑。

被委派去統治馬其頓地區的布魯圖斯認為這是一種將他趕出羅馬的放逐,愷撒承認鑒於他以前的背叛,自己不知道能否信任他,布魯圖斯聲淚俱下仍未打動愷撒。

競技場中,普洛打敗了他打敗了兩個角鬥士的挑戰,卻被第三個人打倒,危急關頭,沃倫諾斯衝進場中,救了他的命。幕後與福爾曼色結的主謀現身,原來是波斯卡。

第十二集:
經過競技場的惡鬥,普洛和沃倫諾斯成為羅馬的英雄。沃倫諾斯擔心愷撒會把他驅逐出羅馬,帶著妮娥波和來到農莊。普洛設法逃出醫院,來到沃倫諾斯的棲身之所,兩人的友誼恢復如初。

愷撒譴責了沃倫諾斯的行為,然後出人意料地宣布升他為元老院議員,此舉激怒了西塞羅等保守派,愷撒解釋說,他希望元老院由義大利最棒的男人組成,而不是只是最富有的人。

布魯圖斯開始與母親塞維利亞、克溫圖斯、凱修斯一起秘謀策劃反對愷撒,布魯圖斯否決了他們趁愷撒睡著的時候施行刺殺的主意,他堅持由他來動手,而且必須在大白天的元老院。克溫圖斯建議把沃倫諾斯一併剷除,塞維利亞更有遠見「必須贏得人民的支持,所以只殺暴君」。在動手的前一天晚上,塞維利亞假裝示好,邀請阿蒂亞來作客,阿蒂亞滿腹狐疑,但還是應邀而往。次日陪著愷撒前往元老院的路上,沃倫諾斯被塞維利亞的僕人攔住,耳語一番后,他的臉色立刻變了。

塞維利亞在家中告訴阿蒂亞和屋大維,她將是第一個告訴他們所發生事情的人。元老院中,愷撒四處尋找沃倫諾斯,布魯圖斯卻鼓不起勇氣殺害一個他愛戴的人。澤姆貝爾(Cimber)第一個採取行動,假意抓住愷撒的長袍要親吻,卡斯卡(Casca)在他的胸口刺了第一刀,其他凶手一擁而上,狂亂地一頓刺捅。西塞羅等人逃出門外,安東尼試圖上前施援,被左右的人拉住。波斯卡被克溫圖斯從後面打倒。血如泉涌的愷撒命令布魯圖斯動手,他彎下腰刺出致命的一刀。塞維利亞得意洋洋地向震驚不已的阿蒂亞和屋大維宣布,自己要讓她慢慢承受痛苦的煎熬。

沃倫諾斯衝進家裡質問尼娥波私生子的事,要她承認這不是真的,挨了耳光的尼娥波無言以對,羞愧自殺,死前告訴沃倫諾斯「孩子是無辜的」。沃倫諾斯抱著死去的妻子後悔不迭,流著淚親吻她毫無知覺的臉。

羅馬第1季演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