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圖片網
  2. 情牽一線

情牽一線(2003)的海報和劇照

情牽一線于2003年上映。情牽一線也被叫做Sky of Love, 愛,斷了線

大學生顏小佳和蘇亞琴騎車從山花爛漫的坡上衝下來,一枝橫在路中間的樹枝別進車輪,小佳毫髮無損,亞琴卻摔傷了腿。
小佳一直暗戀中文系的籃球健將,她悄悄跑到聞濤的教室外想偷看他一眼。隔壁教室
里一群無線電小組學生在比賽拆裝報話機,賭輸的人被逼請客。為了不讓下課的聞濤發現自己,小佳躲進了人去樓空的無線電活動室。不料聞濤尾隨而至,小佳為了掩飾自己的目的,假稱是無線電小組成員,並隨手抱起桌上的報話機。
只是隨意的閑聊已經讓小佳意亂情迷,沈浸在幸福中的她糊里胡塗地抱著報話機走下教學樓,驚醒過來時無線電活動室已經鎖門了。
第二天,小佳去送還報話機,前一天被迫請客的學生不肯收回害他破財的報話機。推讓之際聞濤經過,小佳只好繼續昨天的諾言,再次把報話機拿回家。
數次不期而遇,讓小佳非常快活,她向住院的亞琴描繪著自己的相思,亞琴不以為然。她要小佳陪她開小差。當晚,小佳正被奇異的月蝕吸引時,桌上的報話機突然響了,傳來一個男聲不斷的呼號。小佳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應對。
課堂上,小佳拿著小化妝鏡痴痴地欣賞著聞濤的影像,被老師發現,引來哄堂大笑。似乎看出小佳心思的聞濤約小佳看學校中文系的實驗話劇,小佳大喜,滿口應承。可想起已經答應亞琴的約會,只得忍痛放棄與聞濤相處的時光。誰知,亞琴竟也是要小佳陪她看學校的話劇。小佳一舉兩得,坐在聞濤和亞琴中間,她心滿意足。
報話機再次響起,小佳終於遲遲疑疑地拿起話筒。機緣巧合,對方叫聞家輝,竟然與小佳同校,是無線電高手。為了幫小佳儘快掌握使用報話機的技巧,家輝約小佳翌日在學校的標誌建築鐘塔前見面,借給她學習手冊。
第二天,小佳準時赴約,在尚未峻工的鐘塔前足足等了兩個小時,家輝始終沒出現。
在已經略顯斑駁的鐘塔前,在瓢潑大雨中,家輝也孤零零地站了兩個多小時。非常喜歡家輝的女同學宣宣看到家輝佇立雨中淋得象個落湯雞,自作多情地以為他在施苦肉計贏取自己的芳心,把家輝拉進了咖啡館。無比鬱悶的家輝一再向宣宣求證自己是否等對了地方。宣宣被問得莫明其妙。
回到家,家輝氣急敗壞地呼叫小佳,質問她為什麼失約。小佳也是一肚子不快,說自己飽嘗風沙之苦。家輝忍不住譏諷,下雨天哪裡來的塵土?雙方各執一詞。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家輝舉著報話機跑到窗口讓小佳聽嘩嘩的雨聲。小佳認定這是家輝戲弄她的伎倆,生氣地關掉了報話機。家輝一怒之下要摔了報話機,竟然發現報話機根本就沒有接上電源。沒有電的報話機是怎麼響的?又是怎麼聯繫上這個古怪的女孩子的呢?家輝墜入五里霧中。
當家輝再度聯絡上小佳,他饒有興味地對著無電自通的報話機。家輝則說他是02年入學,現在就讀廣告系二年級。小佳質問家輝,難道在1999年的世界末日之後還會有人類存活嗎?家輝說,世界末日並沒有到來。小佳根本不相信和自己對話的人生活在未來的2003年,家輝則覺得,小佳不過是故弄玄虛。彼此的不信任更深了。
雖然如此,或者真的來自未來?學校食堂里,當聞濤和同學談及未來的打算,小佳不由自主地拿出家輝的說法否認'世界末日'的存在,大家都對小佳的把握難以理解。
圖書館里,家輝在查閱1981年的報紙,宣宣給他送來父母寄自海外的信,家輝突然想起今天是他母親的生日。
也是這一天,小佳送給亞琴一條褲子作為生日禮物,祝她腿傷早日痊癒。晚上,她和聞濤一起看電影《未來世界》,炫爛莫測的故事打開了她的想象空間。
家輝聯絡上小佳,以嘲諷的口吻問1981年的今天有什麼新聞。小佳雖然不高興家輝的態度,仍然描述了周圍的大事小情,諸如蘇聯指使越南侵犯中國邊境,自衛反擊戰打響。家輝意識到,能如此自然迅速地作出反應,小佳不太可能是裝腔作勢,她也許真的是生活在過去。畢竟科學上有許多事永遠也無法解釋。他拿著當時的報紙告訴小佳,南斯拉夫的黑山共和國將會發生6·4級地震,小佳當他是胡說八道。
第二天,小佳看到報紙上赫然註銷了地震的消息,她陷入巨大的迷惑之中。晚上,她迫不及待地聯絡家輝,終於相信了他的聲音確實來自未來的2003年。而家輝也確信,小佳生活在二十年前的1981年。他們正飛越二十年的時空通話。
小佳把自己和未來人的接觸告訴亞琴,亞琴認準家輝是在居心叵測地愚弄小佳,小佳處處維護家輝的真實可信。
夜晚,家輝和小佳熱烈地交換各自世界的境況。他向小佳描繪著二十年後的社會面貌,城市建設、世界政局、環境污染……告訴她越南的後台老板蘇聯已經解體,香港澳門統統回歸,國民黨也下台了。小佳聽得憧憬不已,嚮往不已。自然而然地,她問起未來生活里愛情的模式,並且向家輝傾訴了自己的痴情,說著她以前只會對日記說的話。
雖然家輝向小佳承認自己也有心儀的女孩,可是他對宣宣無孔不入的纏綿冷臉相對,他的自大傷了宣宣的自尊,宣宣拂袖而去。
因為一次事故,聞濤受傷住進了亞琴所在的醫院。小佳得到消息趕去探望,雖然聞濤傷勢輕微,小佳卻忍不住擔心痛哭失聲。聞濤讓小佳在他包紮的石膏上簽名字,以保佑他早日康復。小佳認為這個舉動在某種意義上確定了他們之間與眾不同的親密關係,歡喜非常。為了讓聞濤開心,小佳告訴聞濤,他所關注的將要在平壤舉行的世乒賽上中國隊拿了冠軍,聞濤以為這不過是小佳的良好願望,笑納了。
小佳馬上興興頭頭地把自己的愛情進程告訴家輝,家輝隨口說一如當年他父母的愛情,驀然提起,他的父母也是他們共同的校友,並且與小佳一屆,一個叫蘇亞琴,一個叫聞濤。小佳呆住了。抑制著巨大的震驚,她支吾地承認與他們相識。家輝興奮極了,不停地問東問西。小佳卻如落冰窟,她木然關上了報話機。
醫院里,亞琴和聞濤相遇了。
遭遇重創的小佳輾轉難眠,她懷疑,她迷惑,她害怕,又心存僥倖。她失魂落魄地連夜跑到醫院,獨自沈睡的亞琴讓她鬆了一口氣。然而,當她衝到聞濤的病房,卻看到,本以為只屬於她的石膏上竟同樣簽著亞琴的名字。小佳的心碎了。
當家輝再度問起小佳她的感情走向,小佳悵然地表示,也許她和聞濤是沒有緣份的。說罷潸然淚下。聽到報話機中傳來的小佳的哭泣,家輝驚訝之餘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亞琴和聞濤在住院時愈走愈近,小佳備感傷心。當亞琴痊癒出院返回學校時,小佳選擇了冷淡迴避,同時疏遠了自己痴戀的聞濤。
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惑,家輝趕回家鄉老宅,翻出父母當年的照片、畢業紀念冊,還有那個簽了兩個名字的石膏。對比著校友錄,他認出了屢次出現在父母照片中的小佳,也徹底明白了她與自己父母之間的情感關係。
不忍傷害亞琴,又有聞濤與亞琴二十年後的兒子出現,小佳彷徨無計。孤獨中,周遭被家輝預言的事樁樁件件準確無誤地發生著。一切都證明,她與聞濤是註定沒有將來的。小佳下定決心,黯然離開了聞濤。
根據校友錄,家輝找到了小佳的下落,畢業后她留在母校任教,至今獨身。就在家輝也考上父母母校的同一年,也許是為了迴避聞濤與亞琴的兒子,小佳調離了母校。家輝懊悔不已,他無法原諒自己一手破壞了小佳企盼的情緣,導致她永遠的孤獨。可是他同時又很惶惑,如果沒有自己的介入,如果小佳真的與聞濤終成眷屬,他又將以什麼形式存在呢?
宣宣冷眼旁觀家輝與小佳時空錯亂匪夷所思的交往,見他漸漸沈迷其間無力自拔,既怒且痛。她拿著沒插插頭的報話機斥責家輝的荒唐可笑,就在此時,報話機在她的眼前無電自通。小佳凄楚的聲音傳來,她告訴家輝,她已經與聞濤分手。
家輝擔心著失去愛情的小佳,決定去見見生活在今天的中年的小佳。來到小佳任職的新學校,看到了二十年後的小佳,那麼平靜,坦然,家輝無言以對。
想告訴1979年的小佳,如今的她一切都好,然而,完成了使命的報話機再也無法傳達家輝的撫慰。見到現實中的小佳的同時,家輝失去了過去的小佳。
宣宣終於理解了家輝,也以始終不渝的關愛贏得了家輝的愛情。

情牽一線演員表

出演情牽一線的明星有佟大為, 朱孝天, 陶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