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圖片網
  2. 情淚種情花

情淚種情花(1975)的海報和劇照

情淚種情花于1975年上映。情淚種情花也被叫做阿黛爾·雨果的故事, The Story of Adele H, 巫山雲

一艘穿越大洋的歐洲客輪抵達了夜色中的美洲大陸。法國大文豪維克多·雨果的女兒阿黛爾·雨果也在這艘船上。她瞞著父親隻身完成了這次從舊世界到新大陸的旅行,來到了當時危機四伏的美洲。這是一次「私奔」,阿黛爾來此是為了追隨調防到這裏的英軍中尉平松,她已委身於他;而後者無疑是一個身世可疑、嗜賭成性、慣於玩弄女人的冒險家,並顯然為維克多·雨果所不齒。平松對阿黛爾的愛情攻勢,與其說是又一次對純潔少女的故伎重演,不如說更多地出自對雨果傲慢態度的報復。但阿黛爾卻認定這是一次不朽的愛情經歷。她顯然對美洲或是說整個外部世界知之不多,好心的馬車夫將她送到善良的桑德斯家寄宿。桑德斯太太熱情地接待了這位來自異國的年輕小姐,阿黛爾隱瞞了她的真實姓名。
抵達的第二天,阿黛爾前往一個事務所委託尋找平松中尉,並謊稱此人是她侄女的丈夫。然後她來到一家書店自稱是平松的妻妹,並買下了一令白紙。她不僅要經歷這場偉大的愛情,而且要把它記錄下來,讓它永遠流傳。她終於得知了平松的下落,立刻給他捎去了紙條,但平松未作任何回答。於是,阿黛爾在對平松的絕望等待和寫作中經常遭受著惡夢的煎熬。在夢中,她變成了溺水而死的姐姐萊波爾黛。終於有一天,平松來了,阿黛爾激動得近於瘋狂。但平松只是淡漠而厭惡地要她立刻回到父親身邊去,並表示了對雨果的敵意。最後他接受了阿黛爾的金錢,卻無視她奉獻終身的諾言。阿黛爾認定父親的態度是她與平松婚事的唯一障礙,於是,她寫信給父親,強迫他同意這樁婚姻。痛苦的雨果被迫認可了阿黛爾荒唐的願望。阿黛爾女扮男裝,在舞會上找到了平松,出示了父親的來信,但平松對此只是表示了嘲弄與無視。
然而阿黛爾不就此罷手,她謊稱她懷有平松的孩子而毀掉了後者與一位殷實的銀行家之女的婚約;她跟蹤平松,甚至出錢為他送去一個妓女;她的字條會出現在平松剛從洗衣店取回的軍裝里;她在降神的儀式中呼喚求助於姐姐的亡靈;甚至企圖求助於馬戲團的魔術師。但這一切只是使平松對她更加厭惡、恐懼。此間,她不顧父親的勸說與忠告,不顧流亡中的母親的病體,除了不斷地索要金錢之外,她終於寫信告訴家人,她已與平松成婚。如釋重負的維克多·雨果立刻在報上發表了這一消息。這最終促成了平松的調離。阿黛爾不願忍受善良的桑德斯太太的同情和憐憫,加之她周圍的人們已得知她的真實身份,她離開了桑德斯太太的家,將她載來的馬車把她送入了一間濟貧院。
阿黛爾淪落了。但她仍固執地穿著日漸襤褸的衣衫,幽靈般地在街頭尋找平松的蹤影,並追隨著他的消息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她成了街頭孩子們追打的「瘋」女人,成了已經成婚的平松的夢魘。她知道母親已因為她的行為病重身亡,也知道年邁孤獨的父親在等待她的歸來。但她仍著魔地追隨著平松。在某個熱帶地區,得知她再度到來的平松前往街頭去攔住阿黛爾,但阿黛爾卻神情漠然地拖著破爛的衣裙從平松身邊走過,如同陌生的路人。
        阿黛爾終於貧病交加地在孩子們的笑罵聲中倒在街頭,一個善良的黑女人救下了她。這個曾掙扎于奴隸制枷鎖的女人仰慕雨果為民主而鬥爭的聲名,請人代筆寫信給他,並自願送回了阿黛爾。阿黛爾孤獨地經歷了父親的去世,並以80高齡孤獨地死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混亂之中。

情淚種情花演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