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圖片網
  2. 天鵝絨金礦

天鵝絨金礦(1998)的海報和劇照

天鵝絨金礦于1998年上映。天鵝絨金礦也被叫做Velvet Goldmine, 絲絨金礦, 紙醉金迷, 紫醉金迷

影片以一個記者的視角進行推動和發展。80's倫敦先驅報的記者史安迪受命調查十年前Glamor
Rock的天王巨星Brian
Slade在一次槍擊事件后的銷聲匿跡,
在調查中史安迪彷彿又回到自己紫色的青春歲月,並發現了一個發生在流逝的風雲人物之間的曲折故事。
成名之前的Brian
Slade出身貧民,他痛恨愛與和平的嬉皮文化的虛偽,
認為他的音樂更能觸動社會的孤兒和流浪藝人。「我是一個異類,」Brian
Slade
如是說,「我將給世界帶來一場革命,一場性革命。」「重要的是風格。」然而
在70年的倫敦,聽著Beatles的搖滾樂迷對這場革命顯然感到手足無措。當Brian
Slade在台上穿著裙子傾力演出的時候,台下傳來的是一片噓聲和嘲諷——「這個老太婆是誰?」在憤懣中下台的Brian
Slade無法擺脫對現實的失落和不滿,這時他看見了一個甚他猶為出格的狂人,一個在台上脫光褲子于音樂聲中神經質般地
跳動和扭擺並對台下的喧嘩報以中指的瘋子——車庫搖滾的創始人,來自美國的
Curt
Wild。事實上從那一刻起,Brian
Slade就已經無法掩飾自己眼中的光芒和
對Curt
Wild的傾慕之情——「他做了我沒有想到的事情。」
之後Brian
Slade幾乎一帆風順。他碰到了經紀人狄謝利——一個使他日後飛黃騰達的商人。Brian
Slade於一夜之間成為了時尚的代名詞,Glamor
Rock的生活方式也日漸深入人心。在倫敦的街頭隨處可見打扮得嫵媚而嬌艷的男人,雙性戀成為一個掛在嘴邊的時髦辭彙。——「我們都是Gay。」「我愛男人,也愛女人。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同。」在這場反叛倫理的社會潮流里,當年的記者史安迪也是其中一顆躁動不安的水滴。
再次見到Curt
Wild的時候,Brian
Slade已經身成名就,而Curt
Wild仍然是
流落美國街頭的一個底層樂手。Brian
Slade把他從美國帶到倫敦,給予他物質上
的條件和資助,並親自擔任他的製作人。Curt
Wild是一個有著帶有深刻烙印的陰
抑童年和同性傾向的狂放不羈的藝術家。二人的相識對雙方均是如魚得水,並逐漸由惺惺相惜發展成合為一體。這段時間是兩人生命中最為閃亮和快樂的黃金年
華,也是Glamor
Rock大行其道的鼎盛時期。「我們要改變整個世界。我們將是未來的主宰。」Brian
Slade對著黑壓壓的人群說道。
然而好景不長。Brian
Slade和Curt
Wild之間終於出現裂痕,Curt
Wild的暴躁和任性是導致分手的直接導火索。在一次爭吵之後Curt
Wild揚長而去,再次回到街頭。Brian
Slade從此心灰意冷,同時加上Glamor
Rock的日趨主流化和自己
逐漸成為一個時尚的商業標籤,他拒絕任何演出,並開始自暴自棄。終於,在一次盛大的商業演出中,他自編自導了一起槍擊事件的鬧劇,並從此銷聲匿跡。Brian
Slade這一名字永遠消失在了歷史中。
若干年後,記者通過明察暗訪,得知當今的流行歌手Tommy
Stone就是當年的
Brian
Slade。記者從Tommy的演出現場出來,在酒吧邂逅了生活在消沉之中的Curt
Wild,兩人望著牆壁上Tommy
Stone的大型宣傳海報,無法抵擋的失落和茫然。一個時代就這樣終結,一種信仰就這樣磨滅。那個曾說過「我要改變整個世界」的少年如今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了大眾的世俗偶像,整日在昇平的笙歌中翩翩起舞。
他叫Tommy
Stone,剛剛舉行了迎接總統的盛大演出。而Curt
Wild和史安迪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無法遏止的懷念中努力地忘卻,以及與身邊廉價流俗的人群和空氣一起,平和地長久地安靜地快樂地生存下去。

天鵝絨金礦演員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