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圖片網
  2. 刑事偵緝檔案3

刑事偵緝檔案3(1997)的海報和劇照

刑事偵緝檔案3于1997年上映。刑事偵緝檔案3也被叫做Detective Investigation Files III, 刑事偵緝檔案III

㈠北京狂情
高婕雖然已經記不起與張大勇的一段感情,但在前往北京採訪前,還是跟大勇見了面。對於大勇積極要求複合的態度,高婕始終無可適從,她對他,感覺模糊。
為了重拾記憶,高婕偕姊姊高敏向腦科醫生何志宏求助,何醫生力主高婕以觀望的態度對待這段沒有記憶的感情,她亦接納了他的意見,收拾心情往北京公幹。
大勇鍥而不捨,他想得回老婆,決定跟高婕上北京,希望用誠意打動她。在飛機上,一名香港醫生羅道風跟高婕搭訕,稱呼她做小倩,狀甚相熟,反而高婕就認不出他,此人是失憶前的朋友嗎?
終於到了北京,高婕跟大勇的關係似乎搞得不錯,而另一邊廂的李忠義,因為養子恆恆的生父石少維在北京被人勒索,義仔亦飛往北京協助,且和大勇及高婕會合。
公安查出勒索石少維的是另一港商王浩生,此人狡猾好色,有情婦寧倩華和藍青,因為錢債問題而布下天仙局勒索石少維。然而贖金未收,已被人謀殺並埋屍荒郊。此案由公安隊長喬進負責。
高婕做完訪問后竟無故失蹤,翌日才慌慌張張的返回酒店,巧合地目睹那個羅道風醫生墮樓身亡的情景,她脫口大叫:「Tony死呀!」再加上失蹤后的高婕性情突變,更堅持立即回港,令大勇莫名奇妙!
回港后,高婕斬釘截鐵的要跟大勇分手,高敏發現妹妹腿部的X光片有問題后即被人蓄意謀殺,更令人吃驚的消息是北京公安證實王浩生的命案竟與高婕有關。
第一集
高婕失憶后與張大勇分開了獨居加拿大,勇想往加找她時她剛回來,目的是往北京做訪問。婕在港看心理醫生,舊的已退休唯有改看何志宏醫生。勇偷偷跟她去北京,婕在機上遇一個叫羅道風的人,他說認識婕,婕以為是失憶前的朋友。李忠義突來到北京,向勇說石少維被勒索,勇即與他們去報公安。婕本應向一位張教授採訪,但他突有要事,改為翌日。另外勒索維的人第一二次均未有露面,但勇和公安喬進已看出一女人與事有關。婕探訪不返,勇四齣找不獲,即報公安。風突然在酒店跳樓死去,婕回酒店取證件急趕回港,但被扒手搶去。
第二集
勇帶婕去報失證件,婕見公安心虛狀。而第三次交易時公安捕獲女子藍青,她說出是與王浩生合作勒索維,但生已不見了,其實已死。進發現生有一女子留下的悔過信,覺生的死與她有關,她叫寧倩華。勇巧認識伏照紅,紅是進母,進因辦公常冷落妻姜楊,令紅不滿。婕回港提出與勇分手,其姊高敏力勸也無效,勇不知為何,追問時誤傷婕腿,送院診治。敏看X光片說片不屬婕,因婕曾受傷應有螺絲在骨肉。后敏被車故意撞倒,性命垂危。勇無意中發覺宏與風是認識的,更知道X光的事,看出婕是假的。
第三集
勇在質問婕時被擊暈,幸義趕來才保命。醒后即趕上北京,真的婕躺在病床中。婕想起曾被生想強姦她,乃她自衛刺傷了他的經過,但因她暈了,之後的事全不知道。公安說婕殺了生,按例勇不能見她,勇大怒而婕感無助。后勇找了個初入行的律師愉。
第四集
勇托愉送信給婕。進被勇對妻子的感情打動,連夜趕回家與楊一起。婕暈送院,進允勇見她,二人相擁勇即問案情,覺得疑點重重。在港,假婕(即寧倩華)欲與宏遠走,但義追來二人分海陸逃走。華后被中國公安捕獲。義派往北京查華案,華堅說沒殺人只認與婕掉了包,勇大急知婕處境甚危。勇、義、進等重返現場,在一小孩的棉衣上發現了華的漆手印,華驚愕。
第五集
華證據確鑿承認殺了生,婕獲釋與勇喜極而泣。另一方面宏來自首,他向進說所有人是他所殺,與華無關。楊有了孕,最開心的還是進母紅。法院上,華與宏同被判死罪,而婕的自衛傷人罪則不成立。宣判后,二人隨即返港。
㈡親子情仇
在一次旅程中,義仔在車廂中看見一個漂亮女子拿著一束花站在窗前,義仔立即被她的氣質吸引,當義仔看得出神之際,該女子大叫,說有人被推下懸崖。
這名女子名叫呂展眉,是營業代表也是天生的游泳健將。義仔陪同展眉到差館落口供,經過調查后,發現死者竟是展眉的父親呂世豪。展眉驚聞遇害者是自己父親,傷心得即場暈倒,后經義仔悉心照顧,二人終於展開一段感情。
義仔接手調查此案,發現展眉並非呂世豪的親生女兒,而是其妻子鄭素心跟別人所生的,但世豪迷戀素心,故此視展眉如己出。在素心死後,世豪愈加疼錫展眉,且對展眉投下特殊感情,因而惹起兒子呂展其和女兒呂展茹的不滿,經常排斥展眉,更憎恨父親的偏心。
另一方面,義仔發現世豪最近給了一筆巨款予郭樹新。樹新本是二世祖,早年曾玩弄過素心,最後更把她拋棄,後來家道中落,生活變得潦倒。義仔懷疑世豪跟樹新之間有過節,加上涉及錢債問題,樹新的嫌疑最大,當義仔準備向樹新問個究竟時,樹新竟然跳海自殺!
第六集
勇與婕回港,婕想隨敏回加,但最後亦留下來與勇一起生活,勇大喜。勇婕搬近義家與他為鄰,義每日都被女警李思龍抄牌,甚無癮。勇亦派與義同隊,其中還有沙展翟永田從外調內,但田脾氣甚怪。婕姨朱秀筠由外地回來,住在她家中,而義的伯娘亦是如此。義陪伯娘上廣州看病,回程一女子呂展眉看見一人被推落山,死者竟是眉父呂世豪。
第七集
眉極傷心,案件十分複雜。義對眉十分照顧,眉對他也有好感,二人感情不錯。筠知婕跟余碧玲學廚,甚不滿。龍也調來跟勇工作,勇派她跟義,龍覺大鑊!田循豪戶口少了一百萬的方向去查此案,義找眉,在豪房中找出一個電話,跟下去查出借錢人叫郭樹新,與豪曾在酒吧衝突過。眉生日邀義入南丫島玩,二人醉了倒在床上,翌日新被發現死在海邊上。
第八集
釣魚者目擊新是投海自殺的,義估計新殺了豪后畏罪自殺,但田不信。勇帶人來新家搜查,田找出地鐵車票及約會日期,果然查出新在豪死時有不在場的可能,勇佩服他的老差骨性格。義與田對案的看法不同,二人吵起來。眉對義極為認真,使義陷入熱戀中。勇查出豪、新與眉母三人的關係,眉母是懷了孕才嫁給豪。另外據舊工人稱豪自眉母死後曾以為眉是其母,把她強姦了,義開始也重新研究眉的為人與品格。伯娘接受催眠說出沒有看見有人推豪落山,是眉引導她所致,眉很明顯與案有關。
第九集
義想起眉在南丫島翌日有鹹味在其頭髮上,而心理專家潘子韜說眉極危險,隨時爆發。義假意對眉好,又故意引她來偷看自己與龍拍拖談心,使眉陷入瘋狂境界。眉約義去拜豪,勇等全面戒備。其間龍突接母暈倒消息,勇叫她回家探母。不久,義查出龍母沒事,知中了計,馬上趕回救龍,眉欲把龍連人帶車推落山,幸義及時來到,更把眉拘捕。眉講出事件真相,最後在警署內自殺。
㈢目露凶光
高婕的阿姨朱秀筠為人驕縱兼直腸直肚,是一名廚藝大師,被喻為廚壇奇才。與秀筠齊名的尚有沈若玫及余碧玲,其中以秀筠和碧玲最出色,二人在各大小烹飪比賽中斗個你死我活,互不相讓。
今次在香港碰頭,碧玲勝了一仗,但秀筠就指責碧玲偷取其獨門秘方。沈若玫沉默冷靜,經常都笑臉迎人,然而情路上卻屢遇阻滯,後來更戀上有婦之夫,痛苦不已。至於余碧玲,則聰明好學,甚懂得耍手段,兼且愛出鋒頭,永遠要活在焦點當中,但郤有一件不為人知的事,就是在年前的美食節里,間接害死評判王定邦……
今次碧玲應電視台邀請作示範,事前曾跟若玫、高婕通過電話,結果碧玲爽約,及后更被發現死於美景灣家中,全身濺滿食物渣滓,顯然是煮食時遇害。然而警方調查后,發現秀筠于碧玲臨死前曾經前往其美景灣的居所逗留了一段時間,而且街坊一度聽到他們傳出嘈吵的爭吵聲音。
第十集
婕見心理專家韜,韜叫婕找兼職,對婕產生好感。婕任兼職記者,探訪參加美食比賽的人,第一個是玲,筠極不滿。筠無意中認識了鴻,被鴻的魅力吸引。筠在記者會上被玲氣壞,離場時用車嚇她,玲跌在地上大叫救命,眾人齊齊上差館。田助筠嚇退玲不再告她,但筠不知,原來田曾是她的未婚夫。后筠見鴻是各人上司,更加喜歡他。筠弄傷手不能參賽,玲冠軍。翌日婕打算為她做訪問。
第十一集
田在昔日常到的離島的旅店找到筠,因趕不及尾班船,故在海灘等至天明,翌日田把筠帶返警署。田與龍入美景灣為筠找時間證人,終在沙灘上找到一位畫家,原來那日他曾趁筠睡著了,為她畫了幅人像畫。筠終於清白。婕與筠探玫,無意中發現一個玫瑰花紙鎮。后婕找到資料知香港商人邦曾因吃過玲的食品在新加坡死去,引起勇懷疑。勇查出邦與玫有戀情,婕想起那紙鎮,更回想與玲最後通電話時的時間差。
第十二集
婕往玫公司查出她在記憶電話中做了手腳,肯定她與案有關。再記起那日玫搬家時有疑問的樟木箱,婕於是與筠入美景灣追查此事。而勇亦不約而同與伙記重返玫家打探。玫終被揭發是殺玲的凶手,被勇拘捕。龍母病危,臨終前說出龍父另有其人,叫她儘可能尋回生父。義接了龍來其家暫住。勇同父異母弟飛在美來港,飛行動怪異,思想新潮,筠和婕對他都沒有好感。
㈣愛恨糾纏
大勇與高婕無意間救了一個自殺的女子,而這女子就是大勇在中學時期傾慕的柏恩桐。恩桐自幼與妹妹恩霖相依為命,後來下嫁band佬許偉廉,但偉廉風流不羈,經常在外拈花惹草,加上事業不濟,恩桐擔心之餘卻常希望他會浪子回頭,於是對他的風流行徑一直啞忍。恩霖自少已妒忌恩桐,縱使自己已有男朋友蔡志釗,依然勾引姐夫偉廉,並私奔往澳門。而東窗事發后,恩桐心思混亂,在毫無主意下,聽信志釗之言,前往澳門和偉廉、恩霖談判。豈料竟被偉廉誤會她與志釗有染,一怒之下丟下恩桐不知所蹤。而恩霖和志釗亦失去蹤影。
恩桐為免破壞自己在大勇心目中的形象,把整件事情扭曲。大勇不知就裡,協助她在電視上呼籲偉廉回家,期間大勇與恩桐過從甚密,引起高婕的誤會,她對恩桐甚有戒心。
尋夫呼籲之後,一直都沒有消息,及后一具男屍被人發現,恩桐認出是丈夫偉廉,跟蹤恩霖的屍體亦被尋回,根據推斷,似乎是同一人所為,而另一名關鍵人物誌釗則仍然下落不明。
至於恩桐,在認屍后神色及行為變得古怪,大勇懷疑她有所隱瞞,決定對她進行逼問。
第十三集
水邊發現男屍釗,龍看見即反胃嘔吐。鴻約筠去看歌劇,筠表錯情其實做了一晚保母。龍向婕說出心中的救命恩人-大哥哥的故事,其實義就是那大哥哥,但二人互不知道。勇與婕拍拖見女子自殺,即救,她叫桐。婕介紹飛在雜誌社任兼職攝影師,飛喜。桐是勇的舊朋友,她向勇婕說出自己的過往,包括嫁了個作曲家廉,后廉失業在家,桐工作持家,但不久揭發廉與她妹霖的姦情,故欲自殺。未幾,又傳來霖的死訊。
第十四集
霖死了,且死狀恐怖。鄰居莎說霖死前傳出巨大音樂聲。義不慎打破了莎的米奇水杯。勇與義往澳門追查那日四人來澳的過程,知道有人因出風癱曾被送院,假定釗是凶手。老婦來認屍說死者是釗,勇對桐認錯屍抱懷疑態度。桐電視台叫William回來,其實是用歌名叫他不要。勇隔了很久才想通。桐拒筠好意不吃蛋糕,因她對蛋有敏感,另外龍找出澳門醫院報告,勇直指桐講大話。
第十五集
勇再揭穿桐認錯屍的用意,桐說實話。原來那日是桐與釗先去澳門,后二人通知廉及霖來談判,最後不歡而散。義經常照顧龍,更說出曾救女孩,龍知他就是那個大哥哥,但沒機會向他說清楚。勇跟蹤桐,廉終於現身,勇馬上把他拘捕。后廉說出事情因由。原來釗虧空公款為了霖,但霖竟愛上廉,於是把霖殺了,再想殺廉,廉錯手殺了釗。交代一切后廉衝出馬路被車撞死。
㈤蝴蝶迷案
寶石設計員司徒莎莎偶然翻看父親的遺物,發現母親自殺當日曾留下出走書,莎莎奇怪——既然決定自殺,為何要留書出走呢?莎莎
希望找出真相。在一次協助警方調查一宗凶殺案時,莎莎認識了義仔,她把這件懸案告訴義仔,義仔亦答應加以協助。義仔翻查舊案,得悉莎莎的母親當年是在別墅的密室內死亡,曾目睹事件經過的程守望指案發當日見到一名男子行色匆匆的從別墅離開,守望又在窗外見到莎母伏屍地上,而那個男子則是經常與莎母在別墅裏偷情,即莎莎的叔父司徒亮。程守望與莎莎是青梅竹馬的戀人,為免警方對他們的口供有偏見,所以要求莎莎隱藏二人的關係;此外,守望有一兄長程守安,
少時為救弟而遭意外,患上精神病並入住精神病院,直至最近才出院。兩兄弟相依為命,感情深厚。義仔對此案茫無頭緒,此時高級督察詹百鴻的愛女翠兒無故遇害,犯案手法跟莎母的情況相近,好像是同一人所為,究竟兩宗案
件是否有關連?義仔終於發現莎莎與守望是情侶關係,更重要的是守望原來一直都在講假話。
第十六集
飛與雜誌社老闆太太希是舊相好,婕看出二人關係。一日,飛與希帶著希兒波出外,波被車撞倒,送院后死去,希自責。莎來找義查其母十八年前死去的案件,因她找到一封信,估計母親盈不是自殺。田是此案那日負責的警員,義問他經過。后與龍重返其家,在街坊口中知道有一鄰居大B常來他家中玩耍,案發當日也有出現。筠留港開食物店,被裝修工人欺負,田代出頭反受傷送院,醫生認出以前見過他,更向田說近日也遇見望。
第十七集
義、莎和龍來找望,但望已忘記了一切。婕介紹桐在筠店幫手。田好友堅來筠店找裝修工人出氣,筠報警,因為免堅有事,出錢賠給筠和工人。鴻女兒不幸被殺,勇和義馬上找線索。田看兒身旁有少量頭髮和蝴蝶扣帽,想起與盈死時一樣,對勇說,勇即循此追查下去。莎與望接受催眠,望記起莎是受人所叫去鎖門,故推測那凶手是熟人。莎的叔叔亮與盈有關係,義在盈墳前等亮來,亮說出過程,但卻說與案無關。莎往齋堂探

刑事偵緝檔案3演員表